快捷搜索:

众生相

老杨看着六软,调侃道:“他不是那种人?给他个大姑娘肯定要招呼!嘿。”结果老杨吓坏了,六软还真就不喜欢女人。

 《光棍儿》

 “光棍儿”,本质是个带点调侃意味的中性词。只不过传来传去,慢慢成了笑话。以前哪个男人要是顶了个这帽子,那他大概是有点毛病的,要么没本事弄钱,要么就有些让人不敢靠近的缺陷。而光棍儿群体又以老光棍儿最为唬人。光秃秃的老藤上顶着朵喇叭似的花,怕不是要被人戳脊梁骨吧?

《光棍儿》的视角落在了零九年张家口的顾家沟。人际关系封闭的村落,各怀心事的四个老头儿。从“性”一点点展开的怪诞图景,听起来像是另一个世界,可定睛一看,又觉着莫名眼熟。偷情,拐卖,嫖娼,同性……从乡村到城市,不过换了张脸。太阳底下,哪有什么新鲜事呢?

老光棍里的顾林,年轻时候看着小姨子眼热。照他的话来说,“这些地啊,大姑娘啊……随便。”顾林年纪大,所以有这么些“齐人之福”的封建残余毫不奇怪。也因为活得久,当老杨蔫着说六软想“操他的屁股”时,顾林才能笑眯眯地回道,“他这种人,从娘胎里就定了。生就的。”

喜欢男人,听起来有些惊世骇俗。老杨虽然年轻时候没钱娶媳妇,可老了老了,居然也偷过别人老婆,买过黄花闺女,还去城里“量了黄米”。现在又被个男人看上,心里肯定七上八下。憋了一辈子桃花,眼瞅着要成桃花劫了。最后还是顾林开导他,“人呐,爱弄啥就弄啥。你看老古人说旧了,爱走东的不走西,爱操屁股的不日逼。”

粗鄙不堪,却是大实话。人的癖好海了去,犯法的走法律程序,影响社会良俗的接受舆论谴责。除此之外,爱弄啥弄啥。以己度人从来不是什么好词,所以外人还是少一点自以为是。特别这个“性”,稍不留神就滑到致命的两极。

《光棍儿》里的梁大头,年轻时候因为吃女社员豆腐被割草机轧掉半只手。成了光棍,梁大头还是对故人念念不忘,以至于老到脸上满是褶子,还要猫到人家里,说声“抱抱”。

梁大头好色,并因此付出了半只手的代价。说不知羞耻好像有点过,可他着实让人爱不起来。外人看他,就得把批判和同情纠缠到一起。像是一个物种对另一个物种居高临下的切片,最后磨蹭出一句“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便不了了之。

可拉倒吧。

一开始老杨觉得自己打光棍是穷,所以开老哥们的玩笑开的肆无忌惮。可等到眼睁睁看着六千块买的四川姑娘从自己炕上跑到别人家里,老杨才有点明白兄弟几个的遭遇。之后在六软家一夜惊慌失措,更把老杨整成了个被欺负的小媳妇。所以四个光棍,只有老杨才是主角。他以为自己“不一样”,结果出了事,他连梁大头“滚就滚”的无赖劲儿都没。

想想,要是把老杨换成同为“外人”的你我,好像也差不多?


本文为我原创

标签: 电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