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豫西被子植物记录之我回来了——part4:见缝插针的胜者和最后的蛋糕。



296:银线草

生于中山的湿润林下。同五福花一样也是很稀罕的植物——当然相同的还有比如在同一个地方找到的啊;都是比较少见但是花颜值一般。花期初夏,和缬草以及蔷薇相同,好死不死完美错过。记住这四片叶子咋长就行了。花谢后花茎即使没有坐果也会宿存一段时间,大概看得出来是什么款式就可以了。有一说一刚开花的时候可能会更好看。

*五福花是广布古北,但是银线草则只分布在东亚一带。不过金粟兰属也有开花银色——甚至可以说和银线草几乎一模一样的物种分布在美东。基本可以理解为美国版银线草了……这个例子再次说明了东亚和美东植物的高度相似以及兼容性。

*实际上美东大部分地区海拔不如河南,只是因为纬度高和相对破坏少,所以表现为不用怎么上山都能看到和东亚组成类似的森林。

297:苔草sp.

禾本科和莎草科总共一个名额给了它,其它我实在不想拍……这个苔草的果穗其实是稍稍带蓝色的,非常奇趣。但是我这破手机拍不出来,所以……当成白桑葚看吧。拍草莓的时候被这一抹微微的蓝色吸引了。同样生于亚高山岩壁土层较厚处。话说回来是不是因为大叶实在太多了,让其它苔草打酱油了?

298:石菖蒲

忘了拍图,改天补上。南坡白河流域溪流石缝可见。数量不少,算是难得的水生植物霸权。其它……如果想种的话,流水静水其实都可以,此外别看自然界中一直泡在流水里没事儿,家里这么扔鱼缸里会供氧不足(流水自带氧)和水温过高慢性死亡。要栽种还是适合假山盆景或者苔藓球日式风格。

*以后可能设计缸的时候试试,别说,今年鱥居然活下来了一条。

299:象南星
已经凋谢的雌花序
果实
幼苗

唯一我配了四张图的植物:象南星有意思的是两点:一是幼苗叶裂片很多变,从全缘到有很深锯齿的个体都有,但是长大后就都变成全缘了;二呢是它雌性花期的时候(大部分南星营养好时开雌花结果而营养不好时则开雄花,以年为周期改变性别)花茎是很短的,但是结果后会迅速伸长甚至一米多,初秋有时候叶子掉的早一根一米多长的棒子插在地上顶上满是鲜红……想想就诡异。

*关于它的佛焰苞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我个人觉得还是不太像大象。

*叶子尺寸可以顶天,有直径一米多的个体。

*由最后一图可见鸟吃它果子的频率绝对不低,还是一次性吃完……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多挤在一起。所以,这些小象将来怎么挤兑自己的兄弟姐妹…咱们就按下不表了,这就是自然啊。

*大象生异  型(花序佛焰苞和果实)。

300:鄂西南星
凋谢的雄花序

其实隶属于鄂西南星——云台南星复合群。但是新分类直接把云台南星合并进了鄂西南星,所以在这里直接说。豫西地区常见的一种天南星,从熊耳山北坡的溪谷往南广布——意思是崤山没有。本种特点有叶形和佛焰苞的颜色非常多变;一般只长在水边的石缝中以及雌雄比例比较感人。象南星观测的雌雄比例接近,但是这个家伙……雄株比例实在有点高了。当然因为南星的变性机制,所以可能也是我去的那几年好巧不巧气候问题导致大多数植株的营养状况欠佳,所以雄株占比大。

*当男人只为逃避责任的屑。

*上面那图是不是看着跟异叶南星一样?没错,不看花我也以为是异叶南星。

301:花南星
302:枯萎的佛焰苞和果实

叶子非常有趣的一种南星,裂片和叶柄都遍布花纹——这也让它成了傻瓜都不会认错的物种。和象南星对比,花南星的花茎根本不会伸长而果实就地成熟,不知道二者相比各自有什么优缺点。非常遗憾没有见到花序。哎,以后再说吧。

*叶子花纹有点像所谓的“泼墨”,本子可喜欢了。不过我倒是觉得像艺术水准高雅的病毒……

303:四国南星?

本子的迷惑操作,把灯台莲(四国南星)给限定到只在日本分布的了……也没说国内的“灯台莲”到底是什么东西。所以在尘埃落定之前,暂时依然统称为灯台莲。有一说一我觉得这个中文名非常信达雅,精准描述了这种南星的气质,可惜不知道这个名字之后会给谁啊……

*学分子让人头秃。

304:一把伞南星
疑似一把伞南星的另一个种下等级。

嗯,是这样的。天南星属下伞叶组的物种被合并了,基本见到个伞叶组的都可以喊一把伞南星了。但是戏剧性的是这个处理非但没有化简操作反而让本就乱七八糟的天南星属更加难以描述了。不同产地的“一把伞南星”原本都可能不是同一个物种,而基因相似并不代表其生态位这种短期内演化出来的也相似。就笔者对生境的观察,豫西的一把伞南星最起码有两种:一种是从中条山脉开始,可能沿崤山东段到达崤山西段和熊耳山的北坡;而另一种则产自伏牛山的主峰附近。前者分布海拔非常广泛,也格外适应干旱,植株最大高度有接近一米,在半干旱的树林或林缘常常大量分布;而后者只在伏牛山脉的亚高山岩壁处有分布,种群密度少于前者(其实是败给了象南星)且植株远小于前者即可开花。个人怀疑可能原来是不同的种而在河南发生交汇。实际上两者还是很容易区别的——生境截然不同和植株大小问题等。希望我能等到解决这个问题的一天……

*个人认为前者可能是真正的“一把伞南星”,毕竟分布海拔范围广以及植株较大这个特征深入人心。此外中条山隶属于太行,可能也与其它北方成分有关。

*较大的那种一把伞南星经常被登山者扯着玩或者村民拿回去入药……个人认为乱摘的行为比较恶劣,但是也无法制止,至于入药……我建议先加一点稀土金属把草酸全部沉淀(doge)。

*较小的哪一种因为不起眼和数量少而逃过一劫。

*额,关于佛焰苞颜色这种无聊的话题,它真的有用吗…

305:南星.sp
306:南星.sp

两种不认识的南星,前者是幼苗。均产自伏牛山,不过前者产中山亚高山接壤处的石缝而后者产中山溪谷旁。啧……

*关于本地的天南星差不多可以落下帷幕了。前面那五种的分布规律其实是相当有逻辑性的。在伏牛山它们的规律如下:鄂西南星占据中低山溪谷,逐渐往上进入中山而替换为灯台莲,再往上到中山亚高山林下接壤处则出现花南星,最后海拔>1900后基本只有象南星占据林下和岩壁,而那种一把伞南星则只出现在亚高山岩壁处。

*实际上上面是理想情况,有时花南星会被挤没,只剩下三种solo,此外那种一把伞需要稍干燥的阳光明媚的岩壁环境,如果被灌丛遮挡也会影响其分布。

我要拍延龄草啊……不,你不能这样对我,为什么我找不到延龄草。

棋盘花也可以啊……

307:藜芦

非常常见的植物,中山以后就很多见了,一般见于林下灌丛中,岩壁上倒是不算多。

*有毒,据说可以用来做催吐剂治痰湿,有个民间传说是这么讲的,咱也不理解。

*为数不多正式名为老百姓广为人知的植物,卢氏有“三叶藜芦二叶葱”(茖葱)的习语。

*花序大小可以依植株影响状态而定,我在东北见过高于两米的花茎,可惜本地的花茎一般30厘米都不到……开得一身黑,再多也没意义吧?

*堪称单子叶植物模仿赛冠军,不止一次不止一人把它认成其它兰科植物……(我上当了三四次)

308:黄花油点草

中山林下常见植物+1。怎么说呢……油点草本种比它可爱一点,可惜我没拍图。黄花油点草的问题在于叶子上的斑点分布非常不均匀,就……显得不伦不类。花颜值也一般,总体很鸡肋,偶尔可以混在一起说说。

309:萱草sp.

还是有必要说一下这个属的:主要问题在于萱草属的栽培和野生非常容易混淆。我到现在都搞不懂这些到底是不是原生的。河滩上的萱草非常容易扩散,如果不是原生的话感觉以后限制栽培会好一点。我在潭区都能见到被水淹烂的萱草根茎……这些低山林下的个人认为应该是原生的,但是具体有那些种类还是尚不明朗,有待继续记录吧。

*所以山下栽种的黄花菜都是哪里来的,山上挖的?为啥我没见到呢。

*关于黄花菜草甸的问题有待解决……

终于进入百合科了。

310:西藏洼瓣花

新纪录加一。生于2000m以上的亚高山岩壁。说实在的这个玩意能有我确实没想到。记住两点辨识的就行:洼瓣花属的花被片果期会枯萎而顶冰花属不会;西藏洼瓣花的花是鹅黄色而且基生叶一般多于五枚即可确定到该种——产区就可以过滤掉一大堆了。鹅黄色虽说不是什么太罕见的颜色,但是百合科还是欠缺的,所以偶尔见一下能维持一整天的好心情。哦对了,说个有趣的,我曾经把它误认成蒜芥了……

能看得出来吗?此外本图都是亚高山岩壁经典物种以及一个月没下雨的后果……

*很少见,一般一天见个三四棵都万幸了。

*结果率不高,只见过一个刚结出的果实。

有一说一我怎么做到贝母属空白的?额我想就算有,没开花我也当成黄精了。

311:龙牙百合

野百合的变种,但是比野百合常见很多(我连一张野百合照片都拿不出来……)叶子不是线形。花颜色很多变,有所谓的“黄龙牙百合”,但是个人认为估计大多数也只是噱头,所见的黄色个体到底能不能保持稳定还是未知数。花期远离一下,很容易有芫菁。

312:山丹

313:渥丹

先把这哥俩的位置留下,我居然没拍这两位……

314:川百合

和柠檬色百合(大花卷丹)隔中条山相望了属于是,保不齐有分布重叠的情况。豫西最容易见到的百合,若不是红色系看烦了可能对它的平均还能再高一点。花型花色(其实就是那点红和卷瓣程度)的变化也不小,一般也是光照越强越红,比如这个我就很满意:

又糊了

*兰州百合是它的变种,所以理论上川百合也可以炒着吃。

*花期吸引蝴蝶,一般只有绿带翠来得频繁。

*寿命很长,能活四五十年,建议栽种一棵,看谁把谁送走。不过川百合一般长在岩壁上,所以很可能石缝不允许其继续长大就这么干枯了。

*上面这点也适用于大部分鸟的寿命,比如麻雀人工条件下有活到接近十年的,可是野外活过三年都难。

川百合的幼苗

幼苗和大部分百合一个款式,不过注意一般萌发于岩壁中。第二年长地上茎时叶子就和成株的差不多了。

*环境不好或者把地上茎掰断了不会再长地上茎而是一个劲儿出基生叶。

315:条叶百合

恭迎卷瓣组的另类……和它关系近的可是宝兴大理卓巴垂茎啊……结果它怎么长到这个位置?条叶百合的特点就是分布琐碎:虽然整体靠东北,但是每一个位点的生境看起来完全不关联。我是想不到崤山草坡、伏牛山主峰以及信阳的森林有什么共同点……不过能找到就好吧。所以这位的档案上除了写奇行种之外我也不好再写啥别的……

接着说植株形态:条叶百合的叶不如绿花百合伸展,更多是倾斜着向上生长。花则是经典的卷瓣组,虽说确实不算大,把它展开看和渥丹大小其实差不多。特点就是奇趣以及别致的花型。个人认为非常有趣的国产百合。

*条叶百合的另一个特点是生长迅速,播种到开花可以只用一年,别的百合能做到吗?

*嗯,个人认为这是最适合代表阿卡林的植物。

*不过考虑到三上枝织七月新的主役,可能还得改改设定。

*十一年俩主役,风格还大相径庭……

316:绿花百合

实在罕见的物种。只见到了一棵,用排除法定了种(实际上是张玲老师拍到过花)。生于亚高山鹅耳枥杂木林与照山白灌丛交汇处。绿花百合不长在岩壁上,一般长在林下。生境和川百合重合但是微生境不同(川百合喜欢岩壁)以及川百合有时茎紫色。其余,就没啥了。虽说稀有,但是并不算好看。比宝兴大理匍茎卓巴都差太多了……图一乐就完了哈。

*本地一共有七种百合,差一种乳  头百合的我跟漏了四娃的青蛇一样心急如焚。嗯……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拍到它。

*和南星一样,百合的分布也是互相让位:山丹见于崤山或熊耳山偏干旱部分的山顶草坡或石缝,在偏南的玉皇山则一般见于中山地带(通俗说是不喜欢太潮湿);渥丹则长在中低海拔岩壁,溪谷中则会更多;川百合需要海拔但分布广泛,甚至可以北上和山丹争夺地盘,海拔过一千后只要稍稍潮湿就是它的天下;龙牙则只长在中低山疏林或石缝中。条叶百合个人的观测是干旱草坡,但是其它未知要素实在太多了。绿花以及野百合数量很少暂且搁置。

317:大百合

颜值与其它百合科类群严重不符,一个奇行种。常见于中低山溪谷中,熊耳山都有分布。找对地方数量巨多无比。此外山民会挖出来吃其硕大的鳞茎(似乎淀粉不错)。这个属的鳞茎都巨大,很多地方都有食用这个属的习惯。花的颜值聊胜于无,还有茎长起来后歪歪扭扭直到开花前都没法儿看……

*果实成熟时把一米多的茎掰下来摇摆有撒纸钱的效果。(详情见小亮的视频)

318:荞麦叶百合

最北伏牛山南坡可见的植物,数量较大百合少。生境和大百合相似,也可以看到二者长在一起。因为叶型所以比大百合好看一些。其它待遇一般和大百合相似……

*emm,有打荞麦叶百合卡的。

319:铃兰

看落叶也知道是什么组成了,一般见于中山至与亚高山接壤的华山松—锐齿槲栎混交林中。因为本身走茎的优越性所以条件适宜可以一长一大堆,不过本质还是一棵。虽然我国所产的均为同一个种下等级,但实测东北产的和河南产的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无论是植株和花的大小还是是否容易开花完全不同。本地所产很难开花,即使大片林子也不好见到。因为自交不亲和加很难开花,所以更别提结果了……本身颜值不错但是限制因素过多,所以不要看见就高兴,根本没有用。

*pvzh和二代中文版各有一个铃兰。

*剧毒,但是谁会蠢到吃它呢?

*见过一个版本的希腊神话漫画宙斯给他爹喂的是铃兰……

*散华礼弥第一集中尝试“有毒植物”时,也碾碎了铃兰。(铃兰:你清高,你了不起。)

320:吉祥草or开口箭?

没花不好定种,也可能同一个地区二者都有吧?夏天会和大叶苔草撞脸,也就初春万物寂寥的时候常绿的它会受到关注。有一说一这些东西实在太冷门了。我是不想深究中药,稍微看看就行了。

*吉祥草和开口箭都有毒,乱尝试估计就噶了。

我要七筋菇,我就要,我不管!

321:鹿药

中低山谷可见的植物,花期还比较显眼。一般长得凑近水边,可以看一下的。嗯……就是所谓的“山糜子”,根茎可以挖出来吃,我没吃过,哪位吃过的发表一下高见?

322:管花鹿药

生于中山亚高山林下,亚高山林下的个体我居然认成绿花杓兰了……丢脸死了。刚发芽时与绿花杓兰极其相似,不过花期有明显不同。我目前还不知道怎么分……花有浓郁的香气,总体比鹿药本种好看,end。

仙气飘飘的小白花

我要舞鹤草,我要舞鹤草……

323:少花万寿竹

我这里唯一的秋水仙科植物,曾认为是宝铎草。生于中山林下,数量不算多。与黄精鹿药相比其特点是茎光滑无柔毛且分枝。花期初春至仲春。花谢后柱头仍然保留一段时间,大花长柱头也可以与黄精属区别。花总体还不错。此外北方就这一种万寿竹,你也没别的选。

*和北美的垂铃儿属看起来极其相似,差点认为那个也是万寿竹……

324:轮叶黄精

亚高山岩壁或林下可见。检疫合格出一种黄精,勉强放一种吧,不能空着这个属。第一眼看起来像重楼,不过这花也太丑了点。

325:七叶一枝花
326:北重楼

重楼属就这两种,先放在一起了。说实在的,这个藜芦科的应该放在上面……但是谁在乎呢?重楼的属名本意为平衡,可能是指代对称之美。看得出来,确实足够对称。北重楼和七叶一枝花分别作为北方和南方的代表,靠秦岭淮河为界……有一说一这是最经典的分水岭分布了。这两种都长在中山亚高山的林下,数量尚可。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重楼的,奇趣的美。

*气质学定种可以区分七叶一枝花和北重楼。两者一个洒脱又开放,叶片完全展开又柔软,一个就显得收敛很多,挤在一起,叶子也看起来偏硬,有点肥厚笨拙的感觉。要我对比可能就是富家小姐和她的丫鬟(绝对不是辉夜和早坂那种……)

*还有个乐不起来的事儿,现在流行栽种重楼,但是吧这东西又很容易扩散,一堆人山上承包的地一种就是此外五六种,然后混得到处都是……这生物入侵也太无声无息了。

*北重楼并不好养,怕热怕强光灼烧而且容易感染细菌,虽然不致命但是非常限制长势让植株根本长不大。

*最后关于七叶一枝花,村民家里种的比山上的多太多了。

327:羊齿天冬

天冬属就上一种。中山至亚高山可见,数量不算多。潮湿地区分布海拔更低——显然是依赖湿度分布。还算好看吧,嗯……别的也夸不出来。

*天冬真的富含天冬氨酸吗?

*缬草在part3,自己翻阅。

328:粉条儿菜(忽略黄鹌菜)

怎么说呢?第一次见到还以为是尼泊尔绶草。中山溪谷岩壁可见的植物,数量一般,不算很多。花的形态很特别但是我手机格式化了……就没有了……记住这个莲座叶丛就可以认了。

*一般叫做“肺筋草”入药,说是炖排骨吃着很美,润肺止咳。那么问题来了,哪里发排骨呢?

*第二点呢则是这个玩意每年都有人当成兰科。

329:托柄菝葜

又是一个北限分布。和野鸡鞘柄菝葜长在一起但数量远少于后者。中低山溪谷中偶见。新叶嫩红色,花则是一般的菝葜样式。这些灌木的菝葜一般没有刺,但是藤本的…经过的时候自求多福吧。(得亏我这里没有)

*琉璃蛱蝶以菝葜属植物为食,北方一般吃这些灌木的耐寒性较好的菝葜种类,南方则吃菝葜本种。不过说来有趣,有时候菝葜本种会被用在植物园里,这时候可能会在城里看见本来山上才有的琉璃蛱蝶,说明这东西可能远飞并定居。

*(五更)琉璃蛱蝶,我一般叫做黑猫蛱蝶或者香菜蛱蝶(大草)。

*菝葜的新叶炒着吃很美味,为数不多我喜欢的野菜,不知道这些灌木吃着如何。

330:换锦花or秦岭石蒜

最右边那棵,左边的全是矮小石蒜。是这样的,我在中山溪谷采到一棵,因为分布十分靠北,所以很惊讶就带回去了。当时不懂事直接和石蒜一起地栽了……所以早就衰弱致死了。后来发现不对想再去找的时候结果一棵也找不着了,所以我打算今年看看能不能见到花。这个东西春天发叶,我想可能是换锦花或者鹿葱,但是换锦花和鹿葱分布不到这么靠西北的地方。所以猜测可能是新种秦岭石蒜?不过我想那个黄色系的应该是秋天发叶……僵在这里了,哎,谁知道是啥啊……希望有机会能再见到吧,罪过。

331:茖葱
较干旱地区所产

茖葱能适应不同环境,中山到亚高山均很常见。偏干旱地区叶子一般稍短,而湿润的岩壁上叶子可以伸得老长,个人总结如下。此外偶尔也能见到紫色新叶的个体,不知原因。额……还算好吃?我没怎么吃过。说是东北人会拿来炖鱼,我的建议是去买虹鳟。

332:卵叶韭

和茖葱一样,不同环境叶型有所不同。不过越湿润它的叶子越宽大。生嚼了一片叶子,入口先甘甜,越嚼越辛辣。西部一般称为“鹿耳韭”,顾有容老师戏称“629”,此外花有时有带粉色的个体,我没见着过。

333:天蓝韭

蓝色系知名物种,广布青藏区和秦巴。确定在于蓝色不够深和栽种会褪色。豫西一般见于伏牛山顶的亚高山岩壁,数量不算多。营养体特点是叶鞘棕褐色,叶半圆柱形而较少,往往只有三四片。花期较祁连山的晚,八月底才开放。蓝色的花何时都非常显眼,个人在本地最喜欢的一种韭菜。

*阿尔卑斯有一种粉红色特别梦幻的韭菜,有建议是把它和天蓝韭杂交。(青甘韭:明明是我先来的)

*除去仅仅有些个体蓝色且蓝色不纯正的多叶韭(包括雾灵韭),国产三大蓝韭是天蓝韭,蓝花韭和高山韭。天蓝韭是最广布且海拔最低的,但是缺点是蓝色不够纯粹而且花型欠佳。蓝花韭则花很棒但是海拔过高。高山韭是二者的折中选项。对我来说天蓝韭已经很划算了,就没必要选其它的了……

334:青甘韭

同样见于亚高山岩壁,是整个祁连地区最常见的葱属植物——没有之一。叶鞘无论鲜活还是干燥后均为红色,鲜嫩的时候还带点粉色。叶线形而较短。花颜色变化幅度很大,从浅粉色到接近紫色的粉色都有。最常见的颜色为浓粉红色,也是我最喜欢的款式。在我的本地韭菜top里仅次于天蓝韭和大花韭,稍强于黄花葱。

*基本所有图鉴介绍的时候青甘韭和天蓝韭都在一起。

*祁连山的青甘韭能染的满山粉色,而天蓝韭则只躲在其下,但是本地就少得多了。这俩沿着祁连到秦巴一直都有,从甘肃青海到河南,即使我这里已经不适合它俩了,但是对它俩要么都是优选,要么都是次选。所以即使我这里二者都很少,仍然青甘韭比天蓝韭多,压制但不消失,所以我一般戏称这俩是cp。

*嗯……我想想,蓝发黑 丝 袜好像确实比红发红腿搭配稍微显受和弱势一点,不过确实更好看?

*韭菜已经帮我们验证了自古红蓝出cp,而且红攻蓝守也不变。

*and I'm home

*感觉二者杂交可能有搞头,毕竟你俩不在一起天理难容。

335:合被韭

生于中山亚高山岩壁。几乎没有葱蒜味儿,此外叶有比较明显的棱以及有球茎单生都是辨识特征。它在的这个组就两种,根据南北定种就行了。花序不展开导致不如青甘韭,完毕。

薯蓣科不放,谁闲的没事儿拍它?

*黑弄蝶表示很赞(淦)。

336:紫苞鸢尾

比较常见的一种鸢尾——虽然我不觉得怎么常见。见于稍干旱的山顶草坡。找对地方数量会很多。所以我以后可能还得去象君山或者全宝山一趟……叶子特别细。至于花嘛,其花被片上的花纹有明显的个体差异,这个是我觉得最好看的一棵,就放上来了。关于“紫苞”,其实也就花苞生长的中期稍稍明显,初期根本看不见紫色,而花开前两天左右那一抹带有紫色的苞片就开始枯萎了。

337:大苞鸢尾

没拍,先放在这里等着加图。

与紫苞鸢尾不同,卢氏的大苞鸢尾见于干旱的低山河谷——证明了河谷河滩和荒漠的共通性?花比紫苞鸢尾大一些。这两种都是紫色系的啊……我想黄花鸢尾了。

*为什么鸢尾和瑞香都只能在卢氏看见?

接下来是兰科部分:

杓兰没有,死心吧

338:小斑叶兰

关于小斑叶兰应该是这样的:见于中低山溪谷林下以及岩壁。这个玩意每年花期后重新发芽而原有枝条枯萎,在冬天下半年长出的新叶会被冻成铜褐色而春天恢复。天气转暖后茎顶会生出花茎,夏天开完花后落叶再次发芽。很有周期性的植物。此外作为唯一一种能分布到接近苔原,在亚洲北美洲的冰川上生长的斑叶兰,我佩服它大冬天照样不落叶的脾气。

339:无柱兰

见于中低山溪谷,非常湿润处才会生长。一般只萌发一片叶子。此外很牛的是这个玩意的种子发芽率不低,采集回来的果实播种居然出了二十来个……甚至两年最大的已经可以看清芝麻大的假鳞茎了。建议带一点原产地的土,播种效率很高。看看能不能推广吧。

*以后能不能做溪谷生态复原用它?

340:斑叶兰sp.

开花植株仅高三四厘米可能是小斑叶兰,但是这种生于亚高山腐殖棕壤的也不符合小斑叶兰的情况。不过九寨沟兰花记录则说过小斑叶兰的分布海拔可达2800,此外书中的图片也与本图类似。所以要么是一个偏西部的新种或新纪录种,要么是小斑叶兰适应亚高山的一个表现型。哦对了,这玩意冬天虽然也是常绿,但叶片基本不会变色,与小斑叶兰不同。以后用花解剖定种吧……

341:沼兰

名不副实的植物,基本不长在沼泽里——至少我见的是这样。生于中山至亚高山林下,华山松林下会比较多,所见的两次均为华山松林下。植株小巧可爱,但是花却没眼看……此外同象南星,果期花茎会伸长很多,不过从图中可以看出似乎结果率并不是那么高。不知道授粉者是谁。

*打卡类植物,基本没啥需要形容的。

*在伏牛山顶见到过一棵完全腐烂的植株,不知原因,可能是疾病导致,也可能是突来的寒潮把刚萌发的植株冻死了。

*新生假鳞茎当年落叶后可以宿存至第三年,异常长寿,但是基本不会再发芽。

342:羊耳蒜

广布但极其少见的植物,中山林下阴湿处可见。与二叶兜被兰生境有所重合,但较其更喜潮湿且叶片更柔软草质。希望以后能记录到更多的信息。

343:杜鹃兰

见于中山溪谷密林下,相对种群密度最高的兰花。又是一个奇行种的兰花。关中地区特产了属于是。常绿植物,花期初夏,新芽在花期抽出,随后老叶脱落。该新叶也可以屹立于雪中,早春雪融化后叶状态最好,随着树叶生长而逐渐枯萎。花我没见到(耿耿于怀),据说是布洛芬颗粒的香味……

*有人挖来做药,叫山慈姑,嗯……我不好评价。?

344:亚太绶草

用一张中条山脉的图吧……豫西的我自己没找着。亚太绶草在北方有两种生境:亚高山岩壁或中山亚高山草甸。我个人没搞明白其生境要求。但是为啥南方的绶草都是长在草坪上的啊……日常叽叽歪歪。我这里的绶草数量不算多,而且只有寥寥无几的生境可见。哎……

*现在其中一个点已经被修成高速公路了,希望绶草没事儿。

345:蕙兰

见于中低山栎树林下,橿子或者麻栎等栎树混交林会有很多。这个中国人都很熟悉了。不过我还是要象征性提一嘴:兰属这些地生的里面蕙兰是分布最靠北的,能长在秦岭北坡乃至典型太行山和华北平原的南部。所以叶子革质很深,又坚硬又粗糙。但是花却一反常态数量多香味浓,用于欺骗传粉者……蕙兰的结果率很高,不过原盆播种基本不可行……比较靠谱的方法是埋在森林中后获取原球茎和其对应的真菌。额,是不是太麻烦了点?

*被挖得很厉害,我觉得还是适可而止吧。分两种挖法:见着就挖和挑个体挖。有时候溪水里都是一堆被挖下来的。

*虽说黄土能种活但是不代表喜欢黄土,可能一直不长或者一直不开花,但是记住光照对它很重要。

*蕙质兰心是不是指大大咧咧粗犷又花枝招展的姑娘?

346:毛萼山珊瑚

中山疏林可见。唯一见过的菌生植物()。广布到非洲,不过河南也是北限分布了。关于这个家伙,只要知道它没有绿色组织,只在花期开出来就行了。寄生真菌过活何必要长到地上来光合作用呢?叫“毛萼”,其萼片确实有很多毛。隶属于香荚兰亚科,花有不错的香气,但是与香草豆荚没啥共同点,也对,毕竟后者是被腌制的。不知道香草的花啥味道。比起花似乎它的果子更引人注目,鲜红色的肉质……可惜我没见过,不管怎么说这种一人高的巨物实在吸引我,要是知道它的金主爸爸是谁就好了啊。

*无芯烛似乎知道其寄主并且有计划人工栽种。

*反正寄主不是外生菌根菌,这点和松下兰不同。

到这里总算写完了这洋洋洒洒四万字左右的总集篇。虽然还是不全但是对豫西地区来说绝大多数情况都够用了。在此感谢猪猪帮我定种,以及河老大等人的协同帮助。后会有期,希望我能补充其中的更多东西。

end。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