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马嘉祺x刘耀文x你】禁不住的play 勺子可以舀水 car

“马哥!你真娶她啊?”

刘耀文看着桌上的红本本,惊叹不已。

 

“嗯”

 

“为什么?”

 

“我只是顺从家里娶了个我不喜欢的人,她只要能帮我应付那些长辈,我玩我的。”

马嘉祺没有说的太细致,笑着冲刘耀文挑了挑眉,两人便心领神会。

 

刘耀文搭着马嘉祺的肩夸着:“害得是我马哥!那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小嫂子?”

 

“今晚,我跟你说,你嫂子做菜还真不错,就是人有些无趣。”

 

 

 

傍晚……

 

“你回来了,要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马嘉祺转过头看了一眼刘耀文

眼神里像在诉说着:看!她多无趣,不是问我洗澡就是吃饭。

 

刘耀文笑着喊了声:“嫂子好”

 

“你是?”

 

“我叫刘耀文!马哥的……”

 

“行了,别管那么多,洗手吃饭。” 话还没说完,马嘉祺便插了嘴。

 

饭桌上,你给他们安排着。

“耀文尝尝汤~”

 

“真好喝,马哥太有福气了。”

刘耀文很客套,但说的也是实话。

 

马嘉祺脱口而出:“你喜欢送你”

 

“你们先吃,我去把衣服收一下。”

听不惯这些话语的你,继续忙着。

 

“嫂子可以啊!会做饭会打扫卫生,长的也不错。”

 

“没意思!吃完了吗?”

马嘉祺没觉得你哪里好,但听话这一点他很喜欢。

 

“我还没开始吃呢……”

 

“走,哥带你出去吃,外面的菜可比家里的好玩儿。”话里有话的马嘉祺带着弟弟出了门

 

刘耀文朝屋里向你礼貌的喊了句:“嫂子,我们吃饱出去了。”

 

 

 

马嘉祺和刘耀文离开后,你心情平淡的收拾着压根没动过的饭菜。

 

“叮咚”

 

开了门:“阿程!你怎么在这?”

 

“来看你啊~”

丁程鑫拎着礼物走了进来

 

他像这间房子的主人似的继续说着:“见到我很意外吧,结婚那么大事都不告诉我。”

 

“没有,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知道我担心你就好!最近过的怎么样?”

 

“阿程”

 

丁程鑫望着你,他想把你看透,他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嫁给一个不爱你的人。

 

随即换了副表情,他笑的很甜。

“我会等你跟他离婚,然后我们一起去重庆过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生活。好不好?”

 

你没有太多言语,只是强挤出一个微笑。

“好”

 

丁程鑫帮你把没空收拾的头发整理了一番,他温热的手掌停留在你脸颊。

闭着眼歪头向前,你知道他下一步要亲吻,可你下意识的躲开了。

 

站起身来说道:“嘉祺快回来了,你回去吧。”

 

“好,我等你。”

 

 

 

今晚,马嘉祺回来的有些早,平日不是彻夜不归就是凌晨三四点才回来。

 

“你回来了啦!要吃点什么吗?我去给你煮……”

 

他冷着脸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态度坐到沙发上:“今天那男的谁?”

 

“我朋友……”

 

“朋友?朋友会亲你!等你离婚?”

马嘉祺在家的各个角落装了监控,他信不过你,与其说是结婚,倒不如说是囚禁。

 

“没什么事,我先睡了。”

 

“说清楚再走”

 

你终于爆发了,使出全身力气吼着。

“他是我前男友可以了吧!你自己在外面玩!我有个朋友怎么了!”

 

马嘉祺楞了楞,从来没有看过温顺的小猫咪发火,好像你也没有那么无趣。

 

“你喜不喜欢他?他有没有碰过你?”

 

“关你屁事”

 

“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我再问你一遍。他有没有碰过你?”

马嘉祺带着狠劲,紧握的拳头感觉随时都要爆发。

 

心如刀割,咬牙切齿,明明第一次给的是马嘉祺,但也许是那天喝太多或许是他根本不在意你。

没有开口回答,只是眼泪从眼眶滑落,甩开马嘉祺的手便跑了出去。

 

 

 

这一晚,你哪也没去,只是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喝了几瓶不醉人的啤酒。

 

当你第二天回家时,马嘉祺早就不在了。

 

若无其事的像往常一样打扫着卫生,累了就回房间休息,直到刘耀文的到访。

 

“耀文~你怎么来了?”

 

“马哥说你回来了,让我来看看。”

其实,马嘉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了监控知道你回了家,刘耀文也正好在旁边。

而马嘉祺还要赌气的说上一句:有本事这辈子都不要回来

 

“哦……”

 

刘耀文看出你脸色不好便问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事,可能昨晚着凉了吧。”

 

“那你快去休息,我就先回去了。”

 

“吃午饭了吗?我给你做~”

 

“不用!我一会儿……”

刘耀文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你瘫倒在沙发上。

 

“怎么这么烫”

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抱着你回到卧室盖好被子。

 

“我去楼下买点药,你先在床上休息。”

 

你虚弱的回了声:“谢谢”

 

当他回来了时,你已经烧的迷迷糊糊的昏睡过去,刘耀文在贴退烧贴,你才有点反应。

 

“我给马哥打个电话”

 

“不用了”

你拉住刘耀文的手,试图阻止,可他已经播了过去。

 

“喂,马哥,嫂子生病了。”

 

“就让她生着!那么大个人还不会照顾自己?”

 

“你还是回来看看吧……”

 

电话那头,明显听到马嘉祺左拥右抱,女人在她身边围绕的嘈杂。

“等她死了再找我”

 

嘟嘟嘟……

 

你听到了对话,躺在床上,眼泪从眼尾滑落。

 

“嫂子你别哭啊!我在呢!我在呢!”

刘耀文哪经得住女孩哭,疯狂安慰着。

 

“耀文~我想喝粥~”

 

“好,我去煮。”

应的倒是快,可他压根不会煮粥,在厨房查找了半天手机才像做实验一般开始煮粥。

 

“咳咳咳”

你不舒服的咳了几声他才发现你在身后

 

“怎么起来了?”

 

你开玩笑似的笑着说道:“我怕你这么久是想毒死我”

 

“不会,你相信我。”

 

 

 

“好喝吗?”

 

刘耀文期待着你的点评,而你尝出百般滋味似的说了一个字。

“烫……”

 

他被你逗乐了,笑着接过碗。

“好,我帮你吹吹。”

 

“耀文~你有女朋友吗?”

见他楞了楞你又说道:“长的帅,厨艺也不错,还会照顾人。”

 

他被你夸的不好意思:“没有女朋友”

 

“嫂子!你怎么会想着跟马哥结婚?”

刘耀文也不明白,明明两个不相爱的人,为什么要这么痛苦的在一起。

 

“因为他跟我承诺过,一起去未来。不过都是骗我的……”

你笑着说出了一切,当初的马嘉祺温柔会照顾人,是个有梦想的少年,只是许久不见,都变了。

 

刘耀文一口一口粥喂着你喝,喝完粥还贴心的嘱咐你吃药。兴许是药劲上来,你开始犯困,行为缓慢,就连喝口水都会流到嘴边。

 

“其实你不用那么坚强,我的意思是做自己。”

刘耀文知道,你把每件事都做的很好,反而会让马嘉祺觉得无趣,像这样有点可爱也让人开始心疼。

 

“我很坚强”

 

“那就任性一点”

刘耀文拿纸巾擦掉你流到下巴的水

 

你向前一吻,笑着深情的望向他。

说道:“够任性吗?”

 

刘耀文楞住了,一个单纯的大男孩哪经得住撩动,反倒是你,耍了流氓还一副不关你事的样子。

 

“我困啊~耀文~”

 

“那……那睡会儿吧……”

 

你伸出双手,张开怀抱。

见他不动你又故意说道:“不是叫我任性一点吗?你骗小孩!”

 

刘耀文发现你不仅可爱,还特别会玩赖,他抱住了你,准备回卧室。

 

“就在沙发~让我抱的久一点好不好?”

 

“嗯……好……”

 

就这样,刘耀文僵硬的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玩起了手机来缓解他的不知所措。

 

你调整着姿势,头在他的脖颈处蹭了蹭,找一个舒服的睡觉方式。

 

刘耀文感受着胸口的紧贴和……

 

他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但又不敢打扰你睡觉。

 

这时,你抬头正好靠在他耳边。

故意说道:“嗯?小耀文~有反应了~”

 

刘耀文年纪小,精力旺盛,加上自控能力不稳定。

你只动用了一点点小伎俩让他彻底失控,而你也知道在客厅马嘉祺看的比任何角度都清楚。

 

事后,刘耀文吻了吻你。

 

他不知道是对还是错,刘耀文想把你带走,他发誓不会像马嘉祺待你那般。

 

“谢谢你,耀文。”

 

“我会负责的,我会跟马哥说。”

刘耀文用的不是“解释”而是“说”,刘耀文想跟马嘉祺坦白,他喜欢上你了。

 

“我生病都是你治好的,我们文哥可要照顾我一辈子。”

 

“好,照顾一辈子。”

 

在他怀中,你眨巴眨巴眼,一副受尽委屈的样子。

娇滴滴的说道:“疼~”

 

“我刚才太用力了吗?”

 

刚才的语气让人浮想联翩,现在你又故意调戏着纯情大狗狗,撅着嘴索吻。

“我是说我头还疼,亲一下可能就不疼了。”

 

刘耀文吻了上来,他的大手扣住你的腰肢,进攻你的唇齿。

 

点到之处时,你推开了他。

蹭了蹭鼻尖轻声说道:“下次等我”

最后给了他深深一吻,各种招式一气呵成。

 

刘耀文被你带到失了魂,小小文又把持不住,可你不给,这招欲擒故纵把他折磨的日思夜想。

 

 

 

第二天清晨,马嘉祺回来了,他把你从被窝拉出来。

 

“路过一家蛋糕店,看着漂亮就给买回来了,这蛋糕我要是不吃,就会被别人吃光。你说是吗?小蛋糕!”

他语气带着笑意,但笑里藏刀。

 

马嘉祺挖了一口蛋糕放进嘴里,咖啡口味的蛋糕胚中间和上面居然是奶油加草莓的点缀,看起来不搭,就好像两个不相爱的人结了婚,但放进嘴里细细品尝,前调是草莓的酸甜,后调是咖啡液和可可糖浆的香浓,两者一搭,比看起来柔顺合拍,也让对方的味道更突出。

 

“不过我吃蛋糕不喜欢用叉子!你说……如果换成勺子是不是可以挖到更多?嗯?”

 

你看的出来,马嘉祺盯你的眼神分明就不是想拿勺子吃蛋糕。

 

“马嘉祺!我还生着病!”

 

“昨天跟刘耀文不是生病的时候做?你是想说你烧糊涂了还是你也喜欢上他了?说啊!”

 

“随便你怎么想,反正监控你都看过了。”

 

“我是看过了,但你觉得要是我让其他人也见见马太太在家是怎么招待客人的。别人会是什么反应?”

 

“别太过分!马嘉祺!”

 

“我过分?又是阿程又是文哥,到我这就是马嘉祺。”

 

马嘉祺拿出早已准备的工具说着:“勺子可以盛到更多更深处的水……”

 

“沙发、卧室、蛋糕、勺子你自己选一个吧!马太太!”

 

你瞪着他:“滚”

 

而他的语气开始游刃有余,就像抓住了猎物不舍的吃掉,偏要放在手心把玩儿,直到猎物奄奄一息的那种满足感。

“要不然都试试吧~”

 

马嘉祺的气场笼罩了下来,吻了上来,他在你耳边讽刺着。

“那样才会知道看起来很乖的小猫咪多会装!告诉我……你喜欢那种?嗯?”

标签: TNT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