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第三章 炎冲冰洁

“也是个不错的苗子,就是可能有些好高骛远,希望他有这个本事。”

桌子上突然亮起一缕光,声音传了出来。

“宗主!”武祁向着那道光微微低头。

“小辈先不提,不过在长老会上可是委屈你了。”那道光发出声音。

“哪里,此时方舟门一鼓作气,绝非与其开战的最好时机,此时我不代表碧蓝宗整体意志,总体看来实乃妙计。”武祁道。

“明日前去梵咒阁,你无需宣扬你的身份,当然也无需刻意隐瞒你的身份,梵咒阁鱼龙混杂,诸多门派都有人前来,过度隐藏身份反倒容易被人起了疑心。除此之外,若是后续有变,记得及时于梵咒阁脱出,此事涉及非小,可能有邪术大能参与。”

“真名呼破,此乃本界最恶毒的禁术,一旦发现有关牵扯,即刻使用冰洁功退出争斗,到时候我碧蓝宗邪术大能介入战场,万万不可暴露身份!迫不得已之时,上界湮灭之圣术也未必不可使用。”

“上界湮灭!”武祁不禁打了个寒战,这上界湮灭之术虽施展困难,但是一旦施展成功就无法控制,上界不可阻挡的无敌力量降临,轻则屠灭数名大能,重可击破一方宗派,若是上界之神灵暴走,这元游界湮灭也并非不可能。

“此去遇到什么都不意外,希望武长老可以做好万全准备,碧蓝宗在相当一段世界内甚至无法成为你们的后盾。”声音顿了一下,接着道:“碧蓝宗不朽”。

武祁双手合十,抬眼望天:“碧蓝宗不朽。”

与此同时,云松那边。

“云师弟如何?”云松一出来,石江就迎了上去,微笑着道:“实际上我都不用问,看武前辈今早归来的样子,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成为我们的师弟了。”

云松哈哈一笑,“不愧是石师兄,在下佩服。”

石江神色一正,道:“既然武前辈已经收你为徒,那明天安排你也知晓了吧?”

“是的,明天一早前往梵咒阁。”云松回道。

“那就好,今晚你拿这个牌子去旁边客栈自有上房,明日凌晨四点,你来殿前。”石江道,“另外不知云松师弟选择的什么功法?”

“明日四点我必不会失约,功法我选的冰洁功。”云松道。

“哈哈,我就知道,以云松师弟之聪慧,必可在冰洁功上取得建树,才不会像傻子一样选什么冲炎功呢”云松的回答似乎就在石江的预料之内,其语气中不可避免的散发着对冲炎功的鄙夷。

云松有些疑惑,不过没有多问,毕竟现在两本功法都在手里,晚上去参悟一番便知。

二人走了下去,与黄雨打了个招呼,在殿前分别。

云松一个人走到所说的客栈台前,拿出石江给他的牌子,那老板态度一下子就恭敬了起来,将其带领到一处别院。

云松迫不及待的拿出两本书,将其分开摆放在桌面,中间夹着几张纸形成的小册子露了出来。

《海域秘史·简》

云松愣了一下,自他生来这元游海域已经大都归于碧届了,自然也不懂什么历史。

云松翻开了这本薄薄的书。

这大概记载了元游界三大海域宗门争夺这元游海域的一段历史,其叙述甚简,详细的需要去藏经阁一观,不过即便是这简单的几页,也让云松心驰神往。

……集宗自他界前来,控元游海域,后战宗于本界之生,师集宗之技,于集宗战于元游海域……

……蛮啾大帝建碧蓝宗,师二宗长技,集宗式微,碧蓝宗出世,集宗愈微,渐淡……

……战宗好战,于集宗外袭元游大陆,树敌颇多,碧蓝宗乘虚而入,纵战宗皆战仙,起真名呼破,起上界湮灭,失败,不敌碧蓝宗,渐式微……

……碧蓝宗占元游海域,封碧届,封皇帝,大陆难与之争锋,封手游皇帝……

“我们碧蓝宗真是太厉害了,厉害了我的碧蓝宗!”云松感叹道。

云松翻到了最后一页,字体与前些不同,是些手写的字样:

海域秘史为碧蓝宗所著,吾亲自经历,也亲眼观之,秘史所言九真一假,假处早已迷乱,其乃十真。此史受元游各界认可,即乃真史,吾无意知会你真相,因为此乃真相。吾碧蓝宗战破集宗和战宗,碧蓝宗乃著史之人,即为操控时间改变历史之人,今日一去,方舟门不可能与战宗相提并论,吾等既破战宗,对方舟门无需畏惧,只需在意邪术圣术,不可被其波及,吾但战胜,历史将被吾等改写。

                                                                             武祁

“原来是这样,这就是冰洁功吗?”云松稍微有些感悟,虽然他从未读过冰洁功,但纵观历史,碧蓝宗令人感觉正气凛然,颇有万法不侵之势。

云松翻开了冰洁功这门精妙的功法。

冰洁功之一,从心冰清玉洁,是乃冰清玉洁。

第一层凡是爱碧之人皆可练成,只要你相信碧蓝宗是冰清玉洁的,那么碧蓝宗就是冰清玉洁的,战斗中自不会留下什么破绽。

冰洁功之二,知晓众生皆苦,实乃冰清玉洁。

不知多少人困在了第二层,众生皆存有污点,碧蓝宗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冰清玉洁呢?知晓了真相,总会留下破绽,然而修炼到冰洁功第二层之人,即便知道真相,也依旧可以揣着明白装糊涂。

冰洁功之三,吾心之向炎冲,吾心冰清玉洁。

或许和第一层一样,又和第一层不一样,不但是知道,甚至自己都做了,然而心中仍然觉得自己冰清玉洁,练成第三层之人已经超脱人类之界,难以称之为人。

冰洁功之基本术法,圣辩。

何人说我碧蓝宗不好?何人犯我碧蓝宗领地?我们无数人都在第一层,我们的冰清玉洁,岂是你们这点污秽即可沾染的?

冰洁功之核心秘术,除灭。

无论对方是谁,即便是碧蓝宗宗主,若是无法通过圣辩洗白,皆可除灭。壮士断腕为求生机,壁虎弃尾以求将来,碧蓝宗没有谁是必不可少的,他们都可以为碧蓝宗牺牲。

零零碎碎不少其他的术法,也都有记载,云松已经完全被这精妙的功法吸引了,或许这功法战力不强,但是其恐怖的防御力令战宗无可奈何!

云松又翻开另一本功法,冲炎功。

冲炎功之一,一人前行为冲,诸友皆行为炎。

碧蓝宗的修士不孤独,你若冲塔,击破诸多敌军,死后汝之尸身将被冰洁功融化。诸人炎上,将敌方逼至绝境,亦是绝佳之选。

冲炎功之二,吾心不知冰洁,吾行竭力冲炎。

战斗吧,不知疲倦的,不讲人性的,不在意逻辑,亦不知底线,圣辩无法去触及你们,除灭将是你们的归宿,但是你们为碧蓝宗的贡献,将成为碧蓝宗前行路上的落脚点。

冲炎功之三,圣邪之杀。

凡是触及,除灭不可避免。

“这……多么可怕的功法!”云松倒吸一口凉气,这冲炎功在钢丝上行走,乃碧蓝宗之矛,冒着随时被除灭的风险,却是不可缺的部分。

“前面都能理解,不过这圣邪之杀是什么东西”云松想着,突然看向了这冲炎功的封皮,将其撕下。

在书的夹层中,掉出了被折叠的一张纸,正反面都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真名呼破,唤其异界真魂,斩其真名实体

虽然下面写了诸多方法,IP到穷举甚至到jctyc,但是云松已经无心再看下去了。

真名呼破,将一人的生魂于实体中拘出,唤其上界真名,现其真实面目,出其唯一编号,现其所在地点,殃及友人家人,无法想象如此邪术如何出现在这元游大界。

云松深吸一口气,将纸片翻了过来。

上界湮灭,呼于上界走圣,漫破万界不平

当今诸界大都不会再被广泛波及,走圣也更少关照下界诸事,但是至今为止几次波及甚大的上界湮灭给那些大界以不可磨灭的伤害。

“这,就是碧蓝宗!”

云松虽然有些后怕,但是十分欣喜,看来他的未来,十分光明。


准备施展邪术的碧蓝宗人


标签: 手机游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