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终焉的少女 毁灭篇第五章:战争选择

隶属第七军团的其中一位战士长向前挥动手中战器,叫喊道:

“全军,进攻——!”

“喔——!”

嘶吼声如惊雷一般响彻了天空。近十万的魔族大军浩浩荡荡地向要塞发起了进攻。

此时此刻,五校竞技的比赛场地——天空岛。

神楪、御崎以及夜月三所学园已经汇合并集中在高塔前面进行修整。

“那么。据你刚才说的,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二阶堂凛音看向正在思考的鸢伊织。

事情的起因是鸢伊织从希丝娜那里得知了结界由于不明原因出现了破坏。似乎有相当大规模的魔族正在进攻位于极北的要塞。

二阶堂之所以会询问鸢伊织的意见。不仅因为鸢伊织是总代表,同时也包含了两层含义。

第一,选择回到地面。五校的学生将会被要求或者强制参与到应对魔族的战争中。五大学园培养学生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让人类拥有对抗、消灭魔族的力量,甚至是在未来能够夺回人类曾失去的世界。而且就算没有这一次的魔族进攻,除了一些大家族之外绝大部分的学生未来都会进到各种攻魔部队服役。

而第二点,也就是二阶堂真正隐喻的。虽然他们无法避免,但他们或许可以凭借现在的这个 “意外”选择暂时不返回到地面,躲过初期的战争。毕竟战争最开始的那段时间,造成的伤亡是最大的。

当然无论是出于家族使命还是二阶堂凛音自己来说,她更倾向于回到地面参加战斗。但她不能将自己的想法施加给别人,尤其是她带领的这部分同学。她知道这其中大部分的人恐怕都会消失在战场上……

鸢伊织和蔻蔻·克洛迪亚其实都和二阶堂凛音有着差不多的想法。

三人陷入了沉默。没人能做出选择。因为无论怎么选,她们都不可避免的背上罪名。

将人推入深渊的罪名以及逃避战争的罪名。

不过……

一个问题的答案,往往不止有两个。

“或许还有第三种选择。”

三人以不可思议的情绪纷纷看向说出这句话的人。

鸢伊织、二阶堂、蔻蔻以及那仿佛能将整个世界冻结一般的少女——希丝娜·梅菲尔斯。

在场的只有她们四个人。鸢伊织用隔绝魔法将她们四人与外面隔开。站在外面的人虽然能够看到她们,却听不到她们在说些什么。

“希丝娜。能说说你的想法吗?”鸢伊织在报有期待的同时也在反问自己究竟该不该询问她。此前,鸢伊织从其他人那里听到了一些信息。天空岛上突然出现的那些未知势力似乎也与希丝娜有千丝万缕的关联。联系以往的几次事件,它们共通的中心人物也全都是希丝娜。但无论如何这句也都只能由身为同一学园的鸢伊织开口。

希丝娜决然地说道:“破坏掉传送魔法阵。等待战争结束。”

然而这看似破局的话反而让另外三人陷入更深的沉默。其实身为学生会长的她们三人应该能够想到,只不过她们都不想涉及罢了。

因为确实可以选择这样做。他们可以在天空岛上等到战争结束然后在修复魔法阵回到地面。这样就算是被追问起来,只要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御千珏的身上。魔法机关无从查证自然也不会过分追究。

可这是建立在人类能够击败魔族的前提下。希丝娜得到的信息并不准确,这次魔族的规模是极其恐怖的。

现在的魔族一共拥有七大军团。

第五、第六、第七军团各十万。

第四军团二十万。

第三军团三十万。

第二军团是八十万。

第一军团虽然只有十万,但其中却全部是S等级的魔人。

单单是数量上就已经对人类能够投入的战力形成了绝对的压制,更不要说还有它们的统帅,剩余的六位魔界骑士以及魔王。

这些数字就好像在说,无论这些学生回不回去、参不参与战争。结局都已经注定了一样——人类会被毁灭!

如果未来会变成这样,好像留在天空岛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似乎更幸福一些。

“我不认可!”蔻蔻·克洛迪亚情绪有些激动。长期以来的素养和教育不允许她选择希丝娜所说的道路。因为她的家族一定会率先参加到讨伐魔族的战斗中去。若是在这种关键的时刻退缩了,她到时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父母、长辈以及家族。

希丝娜冷笑道,“难道克洛迪亚会长是想把夜月的这些学生全部投入战场或者说是要被冠以逃避的罪名吗?”

“我……”蔻蔻根本无法反驳。

选择第一点,无疑是让学生送死。选择第二点,所有人都会背上同一个罪名。而第三点无论怎么看好处都远远大于弊端。

“不。我和克洛迪亚想法一致。无法对即将发生的战争坐视不管。”二阶堂凛音把手搭在了蔻蔻的肩膀上,然后看向了希丝娜露出善意,“很感谢希丝娜同学你救了我一命。我以二阶堂下任家主的身份向你保证之后一定会偿还这份恩情。但如今这件需要另算,还希望请你谅解。”

“我不需要。二阶堂会长如果你想报答的话就去报答千叶吧。我是受千叶的嘱托才会救你。”希丝娜摇了摇头。如果不是千叶的请求,希丝娜绝不会在一个与她毫无关系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了解了二阶堂和蔻蔻的态度。希丝娜不在言语而是看向了一旁的鸢伊织。现在她没进行表态。

面对三人的视线。鸢伊织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与希丝娜对上视线,“对不起。”

“是吗

希丝娜放弃似地吐出这简单的两个字后转身离开了。既然意见不相同,那么她也没必要继续待在这了。

脱离结界的范围,希丝娜阴沉着脸。她认为鸢伊织一定能够理解自己的想法站在自己这边,可现在看来却是想错了,所以不免有些失望。

“鸢伊织,你们是同伴吧。不能说的在委婉一点吗?”二阶堂没想到鸢伊织拒绝的这么直白。以她对鸢伊织的了解,平时都会铺垫一大堆或者将信息穿插到对话中。所以二阶堂有时候对她感到很麻烦。

“说不定,我也做出了一些改变吧……”鸢伊织看着希丝娜渐渐远去的背影苦笑着说道

鸢伊织又怎么会不清楚希丝娜想要破坏魔法阵的目的。她为的是不想让桐千叶、筱崎真夜和天羽奏卷入到战争的旋涡中。或许即便是希丝娜恐怕也没办法一边保护她们几个一边战斗吧。

鸢伊织又何尝不是呢。她也不想看到莱夏、铃和那些她所熟悉的人牺牲在战争中。她没办法只顾自己的私心,她只能依靠希丝娜……

“嗯。不过这句话在背后说有些不太好……”二阶堂故意停顿了一下,“希丝娜这个人很危险。所以鸢伊织你还是不要和她牵扯的太深比较好。”

二阶堂不清楚希丝娜的身份自然也不会花费时间去进行调查。仅仅是通过无校竞技这段期间的观察,二阶堂就已经察觉到即便希丝娜在比赛中如此的大放异彩,可她还是在隐藏自己真正的力量。不然苍凌云当时使出的那一招『破极拳』不可能对她毫无影响。若是换做二阶堂自己,她没自信能够正面接下那一击,就算是勉强抗住了,恐怕也无缘这次天空岛之行了。

可鸢伊织眼中的希丝娜却不太一样。希丝娜不想与人产生联系也从不为自己考虑。虽然给人的态度是稍微“冷”了一点,但其实她也有许多温柔的地方。为挚友无条件的付出,信任就永远不会怀疑。

千叶、真夜和天羽奏聚集在一起休息。天羽奏被那名老者隐士斩掉的右腿也在希丝娜的魔法下治好了,就像是从来没被斩掉过一样,甚至那洁白的皮肤上连一道疤痕都没有留下。

绯月红叶也就是言红叶抱着绯月家主象征的『绯羽』站在与她们几米左右的位置。给人的感觉就是像是护卫一样。

其实千叶邀请了绯羽红叶过来一起休息的,可是旁边的真夜和天羽奏两人极力反对。因为她们可没忘记当初千叶就是被这家伙绑架,还差点让希丝娜输掉了比赛。千叶虽然已经没有计较了,真夜可不管。

看着真夜和天羽奏两人没打算接纳自己,绯月红叶也婉言拒绝了千叶的好意。表示自己待在这里就好。而且从其他方面考虑,由于绯月红叶常伴于言无心身边。所以此次的天空岛之劫,她也知道很多内情。三校损失了那么学生加上苍龙一直以来的行事风格,自然会导致有不少人对她充满憎恨。所以还是与她们保持距离以免麻烦。

千叶看向天羽奏关心道:“对了,小奏。你的腿应该没问题了吧?”

“嗯。你看,已经完全好了哦。”天羽奏特意转了一圈向千叶展示,“呀~不论多少次,大小姐都不会让人失望。”

天羽奏望向远方。如果不是希丝娜重伤了黑瞳识,恐怕天羽奏永远不会有机会将『天羽』从黑瞳识的手中亲手夺回来。天羽奏可以为了希丝娜和她的两个朋友去跟隐士战斗,甚至堵上性命。因为她相信无论自己受多么严重的伤害,希丝娜都能治好好她,就像这次一样。

真夜一面笑着,一面回想当时那个女人所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想悔恨终生就要杀掉希丝娜?最后的机会?意思难道是说未来希丝娜会伤害千叶?

不,不可能的……希丝娜如此重视千叶,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

真夜猛的摇头。她不相信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说的话。

“小夜,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千叶一脸担心的问道。毕竟真夜自己在那一会傻笑,一会又变得严肃,现在更是晃起头来确实会让人觉得奇怪。

听到千叶的声音,真夜立即回过神来,“哈哈。我没事。你看我身体可是很结实的!”说着,真夜便用手掌在身上拍了拍来表示自己什么事都没有。

“那就好。我还以你在想之前的事情呢。”听到真夜的解释,千叶安下心来。

“抱歉!让你担心了。”真夜露出苦笑,心中却是一惊。这样都被看出来,在某些时候千叶感觉实在敏感了,若是让她真的知道刚才真夜在想什么的话,她绝对会生气。到时候就能看见一个脸颊鼓的像个仓鼠一样的女孩了。

“啊!希丝娜回来了!我们在这里!”千叶远远看到了希丝娜,于是便挥手招呼她过来这边。

“主人。”绯月红叶像是属下一样朝希丝娜行礼。

希丝娜点点头然后看向千叶她们,“你们聚在这里做什么?”

“在这里休息啊!而且你看,我们不是很快就要回到地面了嘛。”千叶走过去抱住了希丝娜的胳膊,“哦,对了。之前看到的那道光芒我好像在书上看到过相似的内容。说是和布置的什么结界有关?该不会有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吧?”

希丝娜从千叶那细微的表情中能够察觉到她内心的不安。而一向乐观的千叶都会不由自主的产生这样的情绪,看来鸢伊织她们很快就会做出决定了……

“希丝娜,鸢伊织学姐她们有说什么准备时候回去吗?”

“会长她们还有些事要处理。我想应该还要有段时间才行。怎么了,你现在就已经想回去了?”此刻,希丝娜的脸虽然是在笑却没有任何的情感。

“嗯。毕竟通讯中断了这么久。你也知道,我家的爸爸妈妈那两个人现在肯定比我还着急。得回去向他们报个平安才行。”千叶听到不能立刻回去心情显得有些失落。

希丝娜把手放在千叶的头上安抚道:“我可以答应你,我们迟早会回去,但不是现在。我不会让你参与那件事里。”然后又用一种柔和的目光看向站在面前的真夜和天羽奏,“当然不止是千叶。我也不会让你们两个卷进去。”

“听不懂你再说什么。”真夜微微皱起眉头。

“哎呀。这难道还不简单嘛~大小姐都这么说了,那当然是……”天羽奏以一副看穿一切的样子走了上来。结果与希丝娜对上视线的瞬间,顿时感到了森森寒意。天羽奏露出苦笑然后立即改口,“嘛嘛。反正听大小姐的就好了。”

天羽奏转过身朝真夜做了一个鬼脸。心里想着要是再来这么几次,自己肯定会被吓出什么毛病的!

真夜完全是一头雾水听不懂她们两个人在说什么。

绯月红叶走了过来,“主人。需要我拖住那几个人吗?”

没想到绯月红叶居然能够跟天羽奏一样提前察觉到自己的意图,这确实让希丝娜感到惊讶。

“也好,你就先为我去镇守那个装置,禁止任何人靠近。”希丝娜的神情逐渐变得冷漠。

“遵命。”应和一声,绯月红叶一转身便从眼前消失了。

希丝娜不会破坏掉魔法阵。因为千叶还想要回去。但是回去的时机却要由她掌握。

魔法阵那边绯月红叶去了。

这边,希丝娜会亲自阻止鸢伊织、二阶堂凛音和蔻蔻·克洛迪亚三人。

标签: 校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