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第十九折 上

第十九折

【春宵一刻值千金】上

我坐在餐桌前,看着眼前令人垂涎欲滴的佳肴,却没有一丝食欲,心绪怎能在此?

我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戍孝的身影,伴随而至的,是他失落的神色

(唔……怎么都是他?)

(我……是离不开他了吗?)

(唔……要是他这次能原谅我……)

(大不了……我以后都不管他了!)

(也免得气自己,也……也免得他伤心……)

他或许是,这么多年以来,除了我哥之外,第一个带给我心事的人了……

它那么幼稚,像个顽皮的孩子……

多么可笑的心事,却让我一次次摇摆不定,若是他能看透我的眼睛,我又怎会盲目的如若失明!

唔……好吧,好吧!

我承认!我是真的喜欢他,我也在乎他的感受……

所以,我也不希望他“也”离开我……

或许,这就是爱——自私的一面吧!

“踏踏”

阵阵脚步声恍然如梦般浮出,可它忽远忽近,若即若离

就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在犹豫不决,我的心也随着远近,患得患失……

终于,我松了一口气

因为,那脚步声的主人来到我的面前,他又一次展现出他的宽容——他的脸上挂着笑

他抽出椅子,平稳、不带一丝犹豫地坐在我的对面

【玄水殿下,这些是你为在下做的吗?】

【嗯!请随意!】

我虽然嘴上这么说,身体却没有丝毫动弹,只是一手托起下巴,一边呆呆地望着戍孝的面容

反倒是戍孝毫不在意地拿起筷子,开始细细品味眼前的佳肴,吃了几口,他便停下了动作,一眼深沉地看向我的眼睛,似乎在询问,又好像是在试图读出我的喜怒

这一次,我先开了口

【戍孝……】

【嗯?玄水殿下怎么了?】

【我……】

我犹豫不决地说道,我真的害怕他不愿接受我的歉意,那样的话……不,我不敢想……

【今天的事,是我不对……】

【因为我个人的一些原因……】

【我对别人的隐瞒极度抵触……】

【所以……】

我颤颤巍巍地说出接下来的话,准备随时迎接他的任何极端行为,可是……

【所以没关系的!】

【在下有的时候也会无端生气……】

【而且是在下不知道玄水殿下的脾气……】

【玄水殿下就别自责了!】

他对我淡淡地一笑,免去了我的胆战心惊,却也让我更加后悔了

戍孝说完这些安慰式的话语,又低下头,专心致志地吃着,我知道,他原谅了我,可我却更愧疚,明明今天他才表白,我……

【玄水殿下,先吃饭吧!】

【再不吃,菜真的要凉了!】

我无法再说些什么,也不应说些什么

他的态度已经毕恭毕敬到了极点,我再说什么都想是在说——我还没有打算原谅你!

我只好埋下头,专心地品味我自己的手艺,虽然此时此刻——味同嚼蜡!

————————————

收拾好了餐桌,戍孝便站起身来,有了离开的样子

在他的观念里,或许待在别人家里是种不太礼貌的行为吧!

不过,我想……

【那个……戍孝……】

我拉住戍孝的手,有所顾忌地说道

【怎么了,玄水殿下?】

戍孝好似有些疑惑的说,不过我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别样的风味——喜悦、忌讳、犹豫……嗯,好像还有点小激动?

【反正现在……天色都这么晚了……】

【不如……今晚和我一起吧……】

我鼓足勇气说出这句话,此刻我的脑海中一片混沌,就像两个小时前那样——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整个人都傻掉了,甚至未注意到自己的脸颊上,缓缓浮现出的红色,似乎已经放弃了思考

果然,人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智商无限接近于零

【真的吗?太好了……不是!那在下今天就住在这里了!】

戍孝似乎在尽力掩饰着那种冲动,我从他的言语表达中感受到了他的喜悦,以及——憧憬,那种抑制不住的狂悦,不是他能轻易藏在眼里的

不!更不如说,他本就不打算隐藏,那难道……

等等,我好像忘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我好像就打扫了一个房间!

不对,夏目给我的房子好像就只有一个卧室!

那……今晚岂不是!

【额……先等一下!】

我觉得有必要咨询一下戍孝的意见,虽然……我觉得他绝对不会反对……

他嘛……那就是

【怎么了?】

【那个……】

【那个?】

【就是这栋房子……只有一个卧室……】

【而且……我就打扫了刚才你呆的那一个房间和客厅、餐厅……】

我有些懊悔不已地说出这个事实,刚刚突如其来的冲动,为我留下了一个美丽的意外

一个我不敢相信的意外,虽然……好像迟早都要发生……

就今天早上戍孝那个要那啥*的样子,我有些后怕,结果现在就……

作者乱入「大家都懂的我说的是什么吧?(笑)」

我真想把刚刚冲动的自己掐死,现在只能祈祷戍孝不要乱摸了……

【没关系啊……在下……不介意的!】

【还是玄水殿下觉得不合适,那……在下就睡沙发吧……】

戍孝满怀遗憾说着,还一边露出失望的神色,一边向着客厅走去

(你能不能装的像一点啊!你那尾巴都快摇上天了!)

【算了吧!今晚挤一挤……你和我睡一张床吧!】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以一种无奈的语气,说出这种话

这可是有“生命危险”的啊!

【那在下先去洗澡了,不过在此之前嘛!】

戍孝多半等的就是这句话,一下兴奋地转身抱住我,然后对着我的脸……

那种有些潮湿的触感伴随着戍孝身上独有的气息一并冲击着我的理智,不经意间,我的脸一下就红透了

(今天一定是在下的幸运日!)

(跟玄水殿下睡一起……)

(玄水殿下应该不会介意在下……)*

作者乱入「你的想法很危险!」

我连忙调整好心态,一把推开戍孝,再不推开……等下他洗完真的要出事了啊!

【那你快点,我先整理一下!】

我抛下这句话后,就飞似得冲向二楼,留下一脸窃喜的戍孝,独自走向浴室

嗯?好像忘了什么?

————————————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我也整理好了卧室

说是整理,其实就是叠一下被子,然后我就找衣服了

以戍孝目前的习性(兽性),要是找不到合身的衣服,多半会裸睡,那样的话……

要是他乱搞……我可没有什么机会反抗啊!

经过一番翻找,我果然找到了和戍孝体型相似的衣服

我的衣服都在一楼的衣帽间里,当然,里面大多都是夏目给我房子时,里面就有的

当时我还疑惑了一阵,我又不是戍孝那种体型,怎么会有这么宽的衣服,他是不是给错了?

现在想想,结合戍孝今天的反常举动,多半是早有预谋!而是那个损友多半对戍孝说了什么!

(下一次,我要好好和他谈谈“理想”与“未来”了!)

我心里正在盘算着,下一次怎么给他点“慰问”,好“犒劳”一下他的“良苦用心”!

没有注意到身后,戍孝踮着脚步缓缓逼近

【也不知道合不合适?以戍孝的体型应该差不多吧!】

【希望他别嫌弃……】

我正因为夏目擅自做的事,而略感不满呢!张口喃喃自语着,突然!

【如果是玄水殿下的话,在下当然不会嫌弃!】

我听到声音,心中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一转身就……

END 


标签: 同人小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