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开往本宇宙的列车

“When would they return? In the darkness even the smallest noise seemed infernal; the quietest of whispers grew to a roar...”

天色渐晚,归家心切的人,车流,人流,在这条十字路口交汇。

本店开门了,第一个进来的,是一个背上有蝠翼,头发银白色的女孩,穿着大衣,马甲,白衬衫,以及一条黑马裤,毫无疑问,这身装扮现在还很时髦。

“您好,您知道‘下一趟车站’什么时候来车吗?”

“得等到所有人都来齐了。”我打量着她的蓝色眼睛,“你是妖精?”

“是很杂的混血。”

“那么,那些纯血统妖精是会欺负你吧?”

“嗯,不过他们在上世纪初就不这样了,因为他们知道了‘进化论’。”

“那还得谢谢达尔文了。”

“嗯,我得坐车回到我出生的年代,然后自己过着一个什么人也没有的生活。”

“不会无聊吗?”

“会,无聊时候,我就去附近走走,看看。”她摆弄了一下头发,从书架里一本书,坐到店里的长椅上,看了起来。

那本是《百年孤独》吧,她看了起来,我脑子里闪过她的信息。

“伊如·露维塔·以莎·凡尔纳,公元九二六年生于勃艮第,其父是吸血鬼与人类的混血,母亲是巨蛇与鱼人的混血,一度被视为不祥,在父母被杀后,被父母的朋友,恶龙查理收养,随后外出旅游,后因‘金玫瑰护身符’遭遇追杀,随后伪装成普通人类居住在一对樵夫兄弟家,随后进城被霍夫曼家族利用,在觉醒后把霍夫曼家族消灭,将与自己有恩的吉姆·霍夫曼从濒死的人变成吸血鬼,再回到伪装成人的查理家,进行了跨越三大洲的旅行,在二十一世纪时,伪装成刚出生的婴儿住在柳家,名为柳妍觸,有很多的好朋友,但最后因为精神疾病,记忆的困扰等原因‘结束了自己’……”

又有两个人推门进来了,是对兄妹,二人穿着相同款式不同颜色的套头兜帽,牛仔裤,妹妹进来后径直走向书架,哥哥开始打量整个书店。

“别想了,下一班车,得等人都来齐了。”

“哦,谢谢,您怎么知道我们来这是等车呢?”

“因为我知道,来挑本书吧,我觉得《它》挺适合你的。”

“‘它’?它是谁?”

“书名就是《它》,你可以找找,应该在恐怖悬疑那一块。”

“至于你妹妹,她适合看点文学杂志,不过,我想她不喜欢诗歌。”

“说对了。”她看着我笑了。

“来点饮品?”热水开了,我顺手拿了三个纸杯,第一个纸杯是露维塔的,里面是十九世纪的沙士和姜汁水混合的产物,第二,三个是斯拉夫黑茶加上柠檬,显然是兄妹的。

“沈南木,沈雅希,亲生兄妹,二人各有三四名自己的朋友,在特殊的晚上,一起被困在所有人曾经做过的噩梦中,醒来后记住了梦中的全部,在梦中受伤,在现实中也会,所以几人开始了合作,性格大大咧咧。”

他俩坐下后,门第三次打开,进来了一个羸弱的小姑娘,她穿着中规中矩的校服,中规中矩的校裤,一刀切的短头发。

“你的饮料在这,如果想看什么书,就自己拿去到长椅上看吧,下一班车得等大家都到齐了才开的。”我尽量不和这个人搭话,并不是因为我瞧不起轻生者,而是因为她可能会一发不可收拾。

“乔雨欣,重度抑郁症患者,营养不良,在玩游戏时认识了包括‘君陌安露’在内的很多朋友,最后认为IL是好朋友,且IL讨厌自己导致抑郁加重,最后轻生;IL知道她轻生以及她就是道琼后,出于未知原因,拆除了她在游戏内留下的所有痕迹,导致君陌安露和他反目成仇,随后君陌安露在游戏中重建一个机器人为‘柏菲’(乔雨欣最后使用的ID),机器人学习了乔雨欣常用的战斗方式以及建筑风格,和新的‘柏菲’,又名‘是小玖吖’和IL组成的新恩尔道琼镇,展开一系列战争。”

“嗯,谢谢,你们有什么小动物吗?”

“有的。”我把柜台下睡觉的白兰抱了出来,它有点胖,被我弄醒后睡眼惺忪,有些不满,乔雨欣接过猫时差点摔倒,她已经把奶茶和书放在一个角落里了,她抱着白兰到角落的位置,把白兰放在腿上,看起书来。也许在看《哈姆雷特》,也许是《三个火枪手》,但我没想到的是,她真正在看的是《The Hobbit》。

纯英文啊,她突然放下,“有德语吗?”

“嗯,在1.5层,有德语的《刺客信条》之类的书。”

“嗯,谢谢。”

门又开了,他向外面的人招招手:“我走了,那边来信,我很快回来,管理局的事先交给源吧。”

他说完整个身体进来,黑色衬衫并不是很整洁,头发有点长,不过还没盖住眼睛,拿走了桌上的可乐,冰箱打开,一块冰从里面飞出来,飞进他的杯子里。

“谢了,我知道,下一班车得大家都来齐。”

他拿走了一本相册,仅仅是相册。翻看起来。

“方舟,在某个平行世界的木扎罗爆炸发生后,和四个朋友变成了人和怪物的中间体,在几乎没有人的城市内生存,直到木扎罗大战爆发,五个人成功阻击三千人超过了一个月,一战成名,拥有各种特殊能力,只不过发动时会大量消耗体力。”

“不用想了,这种拿冰块的事,还没有什么困难的。”从现在这个外表来看,他并没有什么与常人不同的地方。

最后一个人进来了,她穿着黑色的常服,上面挂满勋章,一个背包上挂了四个弹鼓,旁边挂着的冲锋枪也有一个弹鼓。更恐怖的是腰间挂着四把长刀,以及一把短柄锤,一把短柄斧。

“这杯是给我的吗?”她拿走一杯冒着热气的柠檬黑茶,那是我自制的饮料。

“为什么要穿成这样?战争结束了。”

“嗯,但我的战争,可能还没结束。”

“为什么不给自己放个假呢?会工作的人,首先要会休息。”

“行吧,你说得对。”她放下背包,放下枪,把刀,斧头,锤子放在地上,脱下常服,里面是一件白衬衣。

她拿走了一本《儒林外史》,随后又放下,拿走了一套漫画书。

“王静妍,又名约瑟夫·约翰娜·蒙娜·丽莎·戈德斯坦,参与过霜降战争,最终成为当时的ITRA总司令,领导这支队伍参与了多场会战,战后与战时的上司,俘虏的将军,以及解救的儿童,组成了新家庭,其余不过多探讨。”

慢慢的,书店开始移动,它就是列车。

我呢,坐在柜台那里,回到了我的77.10.22。

When would they return?

When would you return?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