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熊出没之月息天界(25)

第二十五章

     夜晚,在人流如云的隆多镇内,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人群挤满了镇上的每条街道,街道两旁的住宅区密密麻麻布满了几层高的小楼房。每栋楼房中无不灯火通明,明亮的灯光透过厚厚的窗帘映入众人的眼帘。大街两边的路灯旁边和梧桐树上挂满了彩灯。到处灯红酒绿,充斥着欢乐的气氛。人群的欢笑声和大街两旁小贩的吆喝声交织在一起,更加映衬出了这座城镇的繁华。

      “呼……终于到了……”

       纳雅等人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来到了一百公里以外的隆多镇,内心的激动之情可见一斑。他们挤过人群,用疲倦但充满欣喜的眼神遥望着距离他们仅有四百米的镇长府邸。他们身上各背着一支约瑟夫赠送的突击步枪。正是靠着这些枪支,他们才得以在前往隆多镇的路上多次化险为夷,击退恶魔的追击。

      “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还是到了……”

      “是啊……”纳雅凝视着不远处的府邸,晶莹的泪珠划过脸颊。

      “可是……胡安他……”纳雅一想到下落不明的胡安,不禁泪流满面,痛哭流涕。一时间,众人陷入了一片沉寂。

      “纳雅……”林卓拍了拍纳雅的肩膀,鼓励道:

     “没事的……我相信胡安他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真的吗?”

      纳雅注视着林卓,此时她的脸颊上早已布满了泪痕。

      “我相信……他一定会赶上我们的,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把金鹿角送回森林!”

      “金鹿角……”

       一想到金鹿角,又想到了一路上穷追不舍的恶魔们,纳雅明白,如果不早点回到现实世界,不仅金鹿角会被恶魔抢走,他们自己也会命丧黄泉。想到这儿,纳雅擦干脸上的泪水,重新坚定信念,因为她明白她的使命和职责,绝不能让金鹿角再次被抢走,而她也一定要拯救正处在水深火热中的族人和森林里的动物们。

      “我们走吧!”

       就这样,纳雅等人快步前行,终于来到了府邸前。只见府邸内风景典雅,各种一应俱全的装饰气派而又庄严。中央,是一座规模恢宏的几层楼高的别墅。别墅前安置着一座纯金雕塑而成的喷泉,喷泉两旁则是绿草成荫的草坪。

      “这里好美啊……”

      “站住!”纳雅刚要凑过去,却被门前的守卫拦住。

      “你们是谁?”

      “我……我们是……”

      “快离开这儿!”

      “等等!”守卫正要驱逐众人,一个手持折扇,穿着旗袍,披头散发,面容姣好且举止风骚的女性扭着纤细的腰肢从别墅中走出。

      “镇长!”两名守卫见到女性,连忙鞠躬。

      “镇长?她就是镇长?”

       纳雅连忙凑到镇长面前迎合道:

      “镇长,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请您帮忙,能不能……”

      “当然可以喽!”镇长倒也爽快,她命令守卫打开铁门,带着纳雅等人向别墅走去。

      “镇长……我们……”

      “有什么事……进去再说吧!”

       镇长带着众人走进电梯,按下了负四层的按钮。随着电梯缓缓降下,众人紧张的心压在了嗓子眼上。电梯打开的那一刻,众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在一座洞厅巨大的地下洞穴里,洞厅顶部和下层的草地上生长着奇珍异草,无数鸟儿在洞厅上空自由飞翔。一切宛如地下世界一般。而更吸引众人眼球的,是一个坐落在洞穴中央,占地面积硕大的水潭,四周被陡峭的崖壁包围。

      “镇长……这个水潭是……”

      “这是萨里鄂潭,潭里的圣水拥有使人恢复前世记忆的能力。只要喝过里面的一口水,就能恢复前世的记忆……而水潭底下,藏有一件上古神兵,自从千年前沉入潭底之后,它就一直在静静等待着它的新主人的来临。”

      “这样啊……”纳雅看着眼前平静无奇的水面,内心迸发出了阵阵疑议:

      “这个水潭……真的能帮人恢复前世记忆吗?那个上古神兵又是什么?”

      “不试试怎么知道?你想试一下吗?”

      “不了不了……谢谢您的好意……”

      “好了!言归正传!”镇长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你们来我这里,究竟要干什么?”

     此时,恶魔们在马面将军舒尔吉的带领下,它们趁着守卫换班的间隙,从楼顶一跃而起,穿过无数栋小楼房,巧妙的避开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最终翻过府邸的铁门,闯进了府邸。

     “谁?是谁?”

      听到异样的守卫注意到了情况的不寻常,他们拿起配有刺刀的步枪,缓步向黑暗中的阴影靠近。

       “原来是这样啊!”在听完纳雅的诉说后,镇长会心一笑:

       “离开月息界,其实很简单!”

      镇长说完,轻轻打了一个响指,一个与蜘蛛外貌类似的机器人走到众人面前,。紧接着,机器人打开投影,一个囊括了月息界全境的地图呈现在众人面前。

      “你们想要离开,必须去这里!”镇长说完,将手指向了地图中央的一条藤蔓。

      “这是……”

      “这是神藤,生长于云端之中,是沟通月息界与外部世界的通道!它的最上面有一条沟通两界的时空通道。但它只会在每隔10年的农历兰月出现。”

      “农历兰月……”

      “是农历七月的别称……”

      “距离农历七月结束还有三天……而根据地图比例尺分析,隆多镇距离神藤只有一百公里……”

      “也就是说我们还有机会回去?”

      “那真是太好了!”

      “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们……”镇长突如其来的言语无疑对众人泼了一盆冷水:

      “神藤上居住着无数狰狞凶残的飞魔,它们会阻止一切人靠近神藤……所以……”

      “那我们该怎么办?”纳雅急忙询问道。

       “很简单!”镇长再打了一个响指,一只老鹰叼着一件轻薄的黄金锁子甲飞到镇长肩上:

      “这件锁子甲能够制止飞魔,使它们无法伤害你们……”

      “可是……只有一个人穿……那……”

      “一件就足够了!月息界只有两件这样的神器,还有一件在牛头将军萨利赫手里。这么珍贵的东西,还望你们不要给我讨价还价!只要你们拿出一件有价值的物品来交换,我就把锁子甲送给你们。你们是想离开,还是想被恶魔抓回去,自己选吧!”

     “你想要什么?”

     “当然是……”镇长说着,将手指向了纳雅挂在脖子上的天禧玉佩:

      “什么……你想要……”

      “你说呢?”

      “不行……这是阿斜古叔叔送我的……我不能……”

      “那就别怪我喽!”镇长刚要收起锁子甲,她腰间的对讲机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而又充满恐慌的言语:

      “镇长!紧急情况!紧急情况!”

       “什么事啊?”

      “恶……恶魔闯进府邸了……我们……啊……”随着一声惨叫,对讲机另一边失去了音讯。

       “可恶……真是……”

       “镇长……怎么回事?”众人齐声问道。

       “我……我……”

       镇长还没从惊慌中反应过来,只听洞厅上面传来一阵轰响,立马被砸出了一个大洞,团巨大的黑影穿过被砸开的洞,直直落在了地面上:

      “镇长,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马面将军舒尔吉狞笑着面向镇长。

      “你来这里干什么?”

       “干什么?抓逃犯而已!”

       “我这里没有什么逃犯!”

        “是吗?”舒尔吉冷笑着将手指向镇长身后的雪依等人:

      “他们是从我们的宫殿里溜出来的祭品,我们必须带走!”

      “休想!”

      “是吗?”舒尔吉皱紧眉头,对他身边聚集的恶魔们喊道:

      “抓活的!”

       听到舒尔吉的指令,恶魔们卸掉手里的枪,拿出了刚刚启动的电棍,如饿虎扑食般向众人扑去。纳雅等人不甘示弱,他们拿起突击步枪向恶魔扫射,但随着恶魔的数量不断增多,他们用强大火力暂时构成的屏障逐渐失去了效果。

      张丽娜只得退到萨里鄂潭的陡崖边,不断用突击步枪扫视恶魔。却终究无济于事。关键时刻,张丽娜的枪突然卡壳,她将手掏到口袋里,却发现子弹已经用尽。此时,他发现一只恶魔正举起电棍向站在她旁边的不知所措的纳雅冲去。而纳雅则毫不知情。在经过内心的反复权衡后,她还是扔下枪,赶在恶魔之前向纳雅飞奔而去:

      “纳雅,快闪开!”

       张丽娜使劲一推,将纳雅推倒在地,而她自己的胸膛则不幸被恶魔的电棍击中。随着剧烈的疼痛再加上强电流的巨大压力,张丽娜被推到陡崖下,跌入潭中。

      “张丽娜姐姐!”

       “纳雅小心!”

       在林卓的提醒下,纳雅一眼发现了已经跑到她旁边的舒尔吉。情急之下的她掏出突击步枪指向舒尔吉。但两人终究距离太近,再加上力量对比的悬殊,纳雅的枪被一掌拍碎,枪的零件以及还没有用光的子弹洒落一地。

      “不好!”纳雅刚要起身,却被舒尔吉卡住脖子,纤弱的身体被它举到半空中。

      “纳雅!”

      “把武器放下!”舒尔吉掐着纳雅的脖子,大声吼道:

      “否则我就掐死她!”

      看着纳雅一脸痛苦的表情,雪依和林卓于心不忍。再加上实力对比悬殊,弹药即将用尽,无力改变现状的他们只得丢下武器。

       舒尔吉摘下纳雅脖颈前佩戴的天禧玉佩,狂笑道:

     “这玉佩……终究还是我的!”

      此时,跌入潭中的张丽娜,也陷入了无限的沉思之中。随着她缓缓沉入潭底,水分不断浸入她的口鼻,一张张自己今生今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画面和故事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她看到了自己在卡特万之战中与穆斯林军队英勇拼杀时无畏的表情,她看到了自己与契丹贵族们在可敦城游猎时谈笑风生时的欢声笑语,她看到了自己与耶律松山结拜为兄弟时用青牛白马献祭天地的庄严肃穆的场景。同时,她也看到了自己前世与纳雅那无法抹去,无法忘却,无法割舍的美好记忆和凄美爱情。是的,她找回了自己前世的记忆。她的前世不是一个碌碌无为的普通人,而是一位辽国的贵族将领。一位身经百战,奋战疆场的英雄……回想起自己前世与纳雅的亲密无间的爱情,她想到了自己和纳雅的约定。没错!她要弥补前世对纳雅的遗憾,她要守护……守护那个前世温暖了他那如锁链般冰冷的心灵,使他不再孤独寂寞的……心上情人……她缓缓睁开双眼,发现潭底一把嵌入石头中的黄金铸造的长刀正朝她闪烁着耀眼的金光。

      “难道……这就是那把上古神兵?难道……它真的选择了我?”

      背负着拯救大家、拯救纳雅的使命,她不再犹豫。她握住长刀的把柄,将它从石块中拔了出来。瞬间,从潭底闪出的阵阵电光充斥着整个水潭,水中剧烈的电光也让那些恶魔也有所察觉。

      “这是什么情况?感觉整个水潭都在颤动……”

      刹那间,一道席卷天地的金芒以恶魔之眼都察觉不到的惊人速度和破坏力一闪而过,漫天鲜血飞溅之下,舒尔吉的头颅从脖颈处掉落下来。随着生命的终结,舒尔吉的遗体松开了掐着纳雅脖子的手,倒在了地上。纳雅用手捂住脖子,使劲的大声喘息。当她从濒临缺氧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后,看着护在她身边的张丽娜,一股不知何处而来的安全感和依赖感温暖了她脆弱的内心:

     “阿……阿斜古叔叔……”

     “纳雅……你辛苦了……”阿斜古转过头,用充满怜爱的神情注视着纳雅,好言安抚道: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嗯……”纳雅一脸激动的注视着恢复前世记忆的张丽娜,欣喜的泪水不禁在眼眶中打转。

      恶魔们怒吼着向阿斜古冲来,但阿斜古太快太强,它们又岂是对手?阿斜古如电光般一闪而过,所到之处,恶魔无不被斩下头颅。剩下的恶魔见状,只得灰溜溜的逃走。

      “张丽娜……你这是……”林卓指着张丽娜,缓缓问道。

      “你还是叫我耶律阿斜古吧!”阿斜古将长刀缓缓收回腰间:

       “我更喜欢这个名字。”

       “你……”

       “难道你真的是纳雅心心念念的阿斜古叔叔?”雪依不可思议的问道:

      “你的转世竟然是女孩?”

      “我也没想到会这样……但是……是男是女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心深处的正义!”

      “阿斜古叔叔!”纳雅冲上来,一把抱住阿斜古,将天灵盖贴到了他的胸膛处:

      “我还以为……还以为……”

       “没事的……”阿斜古搂住纳雅的腰,轻声安慰道:

      “不管轮回转世多少次……我都不会忘记你的……”

       纳雅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扑在阿斜古身上,大声痛哭起来。阿斜古搂住纳雅,一串泪水划过脸颊。

      “你们之间的爱情真是让人感动!”

       镇长轻声鼓着掌走到阿斜古面前,从怀里掏出纳雅递给她的天禧玉佩:

      “这个就还给你们了!”

       “你不要了?”

       “我要这个干嘛?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镇长嬉笑道:

      “谢谢你们救了我,正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没什么可报答你们的。这个玉佩我不要了,锁子甲免费送给你们喽!”

     “那真的太好了!”

      “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阿斜古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我们先去神藤那里吧,再晚就回不去了!”

      “嗯!”

       于是,众人告别镇长。他们赶忙离开隆多镇,按着自己对地图的记忆,向神藤奔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