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笼中鸟4【原神桃文】【荧x刻晴】(改编于冷色调咖啡荧和刻晴的同人本)

书接上回


在荧拿出【好东西】的时候


“什么...东西....”刻晴明锐的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但她并没有反抗,究竟是身体太虚弱无法反抗,还是她的内心,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事实?


我现在真的在恨荧吗?


为什么她这样侵犯我,我却不反抗呢?


难道我真的是一个**的女人吗?


还是说,我其实........


刻晴拼命的摇头,不敢继续想下去。


荧拿出一根绿色的棒状物体,对着刻晴说道:“这是我在蒙德的一个炼金术士朋友帮我做的一个【小玩具】,我会让大人慢慢适应的。”


说罢,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玩具】狠狠的插入到了刻晴的**之中


“等!!等一下!!我还没!!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快感,让刻晴不由得发出阵阵尖叫。这种伴随着快感而来的剧烈疼痛,是他从未体验过的。


“阿拉阿拉,才刚刚***而已,就发出来这么可爱的声音,真是让人怜爱呢。”望着狼狈的刻晴,荧忍不住笑了起来。


“让我再来给大人添一把火吧。”


荧把自己的**对准了【玩具】的上端,猛的坐了下去。


“咕啊!!”异物的深入刺痛了刻晴的神经,但此刻,她除了接受,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刻晴大人别心急啊,还没完呢。”


满面潮红的刻晴,如同山野见盛开的霓裳花一样惹人怜爱,但荧没有任何的怜惜,轻轻的汇聚起自己手里的风元素力。


“这个【小玩具】最奇妙的地方,就是可以和风原神引起共鸣,只要稍加引导,就可以......”荧没有再说,只是缓缓的把元素力送完【玩具】之中。


刻晴拼命的摇头,她已经预感到了即将发生的事情,但是在荧的面前,她是如此的无助。


【玩具】吸纳了风元素的力量,开始疯狂的振动。刻晴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大量的**从她的后花园里喷薄而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痛苦而幸福的情感混杂在一起,在荧听来,这是世间最美的乐章。


高潮过后,荧脱下了刻晴的内裤


“做的太专注了呢,都没发现大人还穿着内裤。”荧自言自语,轻轻的脱下了刻晴的内裤,套到了自己的下面。


“大人,尝尝我俩交织的情感吧。”


好像是请求,又好像是命令。但不管怎样,刻晴都听话的抬起了头,埋在荧的股间,贪婪的吮戏了起来。


“乖孩子,乖孩子,我最喜欢了。”荧抚摸着刻晴的头,宠溺的说道


喝完了最后一滴蜜浆,刻晴再也支撑不住,昏厥了过去。


再次醒来之时,刻晴发现自己仍躺在原来干净宽大的床上,身体似乎已经被清洗了一边,身上衣服也跟自己原来穿的一模一样。


自己的双手和腿仍被原来的方式紧紧的捆住,一切都如同一场梦一般。但她**阵阵疼痛却清楚的告诉她,她之前经历的一切,都是再真实不过的现实。


“大人终于醒了吗”


门被轻轻的推开,熟悉的身影坐在床边,温柔而又愧疚的对自己说道。


“大人之前太辛苦了,又睡了一整天。”


“还有就是抱歉,我现在不敢给你松绑,怕大人你又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刻晴呆呆的望着面前那可爱的人:侵犯的时候如同凶猛的野兽,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强迫自己去承受那无边的快感。


但在照顾自己的时候,却如同最贴心的棉袄,不论是自己想到的还是没想到的,都被她尽数考虑在内。


就连束缚自己的绳索,恐怕都是她费九牛二虎之力寻来的:柔软的绳子不会因为挣扎而割伤自己,而绳索的坚韧她想尽各种办法也无法破坏。绳结被藏在了手够不到的地方,让他彻底打消了脱困的念头。


这样的一个怪人,自己对她究竟抱着怎样的情感。


“你杀了我吧。”良久的沉默之后,刻晴低下了头,嘴里之蹦出了这一句话。


“大人说笑了,我怎么会舍得打碎这么珍贵的宝物?”荧强捏着刻晴的下巴,强迫她直视自己。


“你对我做了这些事,我已经不配再当【七星】了,我的身体也让你尽兴了吧,那我最后的一个要求,你都不肯答应吗?”刻晴闭上眼睛,颤抖的说道。


“大人为了【七星】的尊严,实在令我恼火。”荧加重了捏着刻晴下巴的魔爪,冰冷的说道。


“疼疼疼.....”刻晴忍受不了逐渐收紧的铁钳,拼命的想摆脱控制。但她的力量太弱小了,在荧压倒性的暴力面前,她的挣扎如同汇入大海的一滴水珠,没有掀起任何的波澜。


“我希望大人放弃轻生的念头。”荧的声音如同刺骨的寒冰一般,令刻晴恐惧。她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是荧的囊中之物。


鸟儿拼命的扑打牢笼,企图重回蓝天,但它的举动在旁人眼里,是如此的可笑。


再也不能展开羽翼的它,注定要成为别人的玩物。


“大人是时候接受自己的内心了,我不希望大人被所谓的【七星】束缚。”


“才不是!【七星】是帝君对我们信任的证明,只有最好的人,才配的上【七星】之名。”刻晴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怒火,冲着荧吼道。


真是奇怪,从自己得知被**的那一刻起,她在荧的面前总是被动的承受,但这一次,她忘记了之前的顺从,向自己最害怕的人发了脾气。


在她面前,我已经不能有着自己的想法了吧。


刻晴闭目,等着即将到来的惩罚。


“对不起。”


过了许久,荧低下了头,愧疚的说道。


刻晴望着眼前的人,难以置信。她已经准备好了接受惩罚,但等来的却是猎人对猎物的歉意?


自己已经变成了她的【东西】,无论她做什么,自己都只能默默承认。


“从输给她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失去了【自由】吧。”


“既然如此,她又有什么道歉的必要呢,她现在无论对我做什么,我都没有资格去反抗。”纷繁的思绪扰乱了刻晴的心神,她不明白自己为何变成了这个样子。


迟疑,懦弱,她自己都开始讨厌起这样的自己。


“我现在的样子,根本不配【玉衡】的名号。”刻晴心里苦笑着。


“我明白【七星】对于大人的意义,也明白【七星】,或者说帝君,对大人而言是神圣的存在。”荧没有注意到刻晴的思绪,自顾自的说道。


“但我希望大人在不做【七星】的时候,可以直视自己的内心。作为刻晴,而不是【玉衡】。”


荧真挚的目光望向怀里的人,希望能得到她的理解。


“但现在的我....不配.....”刻晴低语。


荧再也忍不住,埋头对着怀里的人吻了下去:怀里的娇躯一开始在颤抖,抗拒着这份感情,但荧不管,她钳死了还在挣扎的双臂,舌头纵情的在对方的嘴里来回搅动,贪婪的索取着一切。


慢慢的,刻晴也放弃了挣扎,任由荧支配着自己的一切。


皎洁月光之下,她们彼此的【信物】。


良久,荧先退出了性欲的战场,两人的嘴唇直接仍粘连着一道道银丝。荧望着咳嗽不止的刻晴,笑道:“大人现在还是不愿相信自己吗?那就让我做到让大人相信为止。”


“大人为璃月所做的一切,璃月的子民都看在眼里,大人为何要妄自菲薄?”


“更何况,人人都有追求欲望的权利,大人又不是神明,为何不能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东西。”


刻晴低头,不敢直视那琥珀的瞳孔,有生以来,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的丑陋。


“可是,除了【玉衡】的工作,我并没有别的想要的了。”刻晴低下了头,她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正在拼命的欺骗自己。


“大人说的话,只怕你自己都不信吧。”


荧失去了耐心,她捏住刻晴的下巴,逼着她注视自己。


“看着我,只准看我一个。”没有温度的声音对着猎物下达了命令。


猎物没有丝毫的反抗,她静静的凝视眼前的人,等候着发落。


“我希望大人弄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你已经不是【玉衡】了,此时此地,大人仅仅作为我的【东西】而存在,没有我的允许,即便是死,大人也做不到。”


“身为【俘虏】,就要有【俘虏】的觉悟,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命,都是我的,你没有自己结束自己的权利。”


冷酷的暴君站在高处,脾睨自己的所有物,向她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刻晴呆滞看着眼前专横的人,想说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看到刻晴这副模样,荧心疼的叹了口气:“把你捆了那么久,实在对不住,我这就给你松绑。”


“大人想去哪就去哪,我绝不会阻拦,若想捉我,就直接把我绑回大牢,我保证不会反抗。”


“但,请不要再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苦涩的声音里透露出的,是阵阵的无奈。和对心爱之人的关怀。


野生的琉璃百合之所以美丽,正是因为她生长在山野之间,平等的为每一个过客送上醉人的芳香。


灵动的鸟儿之所以让人憧憬,正是因它美丽的歌喉,可以洗涤旅人疲惫的心灵。


但贪婪的自己却想将其霸占。


没有了根基的鲜花终将枯萎,被关入笼中的鸟儿也会失声。


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吧。


是时候该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了。


现在能做的,只有尽力去弥补自己犯下的“罪”。


荧把刻睛的玉足放到自己的腿上,准备为她解开束缚。


但猎物缺不这么想。


看着伸过来的手,刻睛立刻把脚缩了回去。她缩回了床角,小心翼翼的望着荧,生怕自己又要遭受新的折磨


“大人?”荧看着那颤抖的娇躯和害怕的眼神,内心无比痛苦。


“大人请放心,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为大人解开绳子,然后大人就自由了。”


温柔的声音里夹杂着苦涩的哀伤。


“把我解开,你不怕我杀了你吗?"刻晴弱弱的问道。


“我这条命都是大人的了,要杀要剐,全凭大人喜好。"看着眼前虚弱的人,荧一边自嘲。一边把这只受惊的小猫拉到怀里,准备继续她的工作。


“不要。”细若游蚊的声音在荧的耳边响起。荧惊讶的望着刻晴,担心的摸了摸她的额头。


“大人现在神智不清,先休息一会吧。"荧把刻晴打横抱起,想把她放回床上。


“不要!”这一次的声音更加清晰,再也没有听错的可能。刻晴急促的呼吸,望着荧,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没有发烧,我也很清楚我在说什么,你等我说完,好吗?”


只要自己愿意,她们两人的身份立刻就可以调换。


但刻晴并不自知,她只是卑微的恳求,希望眼前的人能满足自己渺小的愿望。


荧静静的把刻晴抱在怀里,等着她的下文。


刻晴究竟想对荧说什么,请看下回分解!


标签: 黄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