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卡c卡】隔阂 上

排雷:学生设定,双向暗恋,内含红雪,主和谐有爱

题目参考百度百科以及初二数学课本,这一篇目前预测四万左右,周更。

可以的话,请。

卡慕最近总是在梦里看见那个人。


他从未看清那人的面庞,但每当想起,总会觉得心跳不止。


试想一下,无边无际的空白,一人陪伴着你,该多好啊。


“卡慕,你起来回答这个问题。”红叔最讨厌有人在他的数学课上睡觉,尤其是在自己讲新知识的时候。


一声怒吼叫醒了他,连忙站起身看向题目。


“答案是十一分之根号五十五。”轻而易举的,卡慕就说出答案。不过,是不是他自己说的那可不确定。


红叔年纪有些大,并没有听到米洛小声传递过去的答案,还以为卡慕真会,便让他坐下去。


下课后,卡慕直呼:“这个老东西真的是烦死了,睡都不让人睡。”


坐前面的黑猫呲儿一声笑了,转过身调侃道:“米洛是一朵只对卡慕绽放的白莲花,大义灭亲了都。”


米洛不自觉红了脸:“我吐了!还不是因为他每次受罚红叔回去之后都要教育我!”


“啊对对对,不是你的问题。”黑猫嬉皮笑脸,“诶卡慕,你最近是奖励太多连精神都弄坏了吗?怎么一天到晚就睡觉?”


卡慕揉揉有些模糊的眼,起身道:“因该不是,走,去放个水。”


说罢起身抓住黑猫的手臂就走,人黑猫只能跟在他身后骂骂咧咧,毫无办法。


放完水后俩好兄弟互相往对方身上擦,完全用不着洗手,正当哥俩打闹时,从楼梯口走来一位蓝色卫衣的少年。


那身影有些眼熟,卡慕叫住他:“同学,你是几班的啊?”


那人抬头望向他:“高二一班。”


卡慕还想再问些什么,奈何黑猫又不理解,一把勒住他的脖子,嘴里说着“你怎么还调戏别人男的啊”,直往教室里面走去。


等到了位置上,卡慕不满道:“你阻拦我发挥干什么?”


黑猫忽然用奇怪的眼神打量他,神秘兮兮的凑到他耳边说:“那人是……啊——!!!!”


忽然,绝育的叫声在耳边响起,卡慕后知后觉,一脚踹过去,直接把桌子踹翻,黑猫被桌子压倒。


放学后的办公室里,多了两少年。


“你们能不能让我省点心?嗯?”红叔作为班主任,一副恨铁不成钢,“特别是你,卡慕,我都把你放到前面几排了你能不能安分点,上课别睡觉,晚上没休息吗?”


后面那些,卡慕就一耳进一耳出,脸上装作“对不起我错了”,心里面却在想这老家伙真烦人。


他不喜欢学习。能到高二十四班混个位置就已经是全力了,根本没想别的。


就当他低头发呆时,一块蓝色闯进来。


“老师,你要的笔记我那来了。”果不其然,是那位高二一班的来了。


红叔看到他脸色好了不少,笑道:“好,麻烦你了。”


随后又看这卡慕:“以后我就让他来辅导你,人cen平日里就性格好,你要能把他都气走了,那无论你父母再怎么求我,都没用。”


不错,卡慕有一个,好的家庭。


当然,他本人的注意点不在这里,而是他听到了那人的人名字:cen。


一小会,他那个灵活的大脑就想到了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其中最为突出的便是:他会是那个人吗?


放学后,他又等了会黑猫。


黑猫出来回宿舍后,平日里烦学习烦的不行的卡慕鬼使神差的打开了那本笔记。


里面除了繁杂的数学公式定理以及题目解析之外,就是几何图形,看的他头痛。


随手翻了几面,意外看到一幅画。


那幅画画的是郁葱树木外,有人在朝树下看,还露出了笑。树的枝干遮住了那人的身影,但卡慕知道,cen或许是梦里面的人。


是的,很荒唐,但是那幅画以及自己的梦就是这么认为的。


管的他为什么,明天不跟cen处兄弟,他卡慕两个字倒过来写。


“狗你发什么呆呢?还不关灯睡觉明天又看白莲花是吧?”黑猫已经睡下身子,看卡慕还在发呆没有睡觉的意思一时间烦的不行。


卡慕连忙关灯。


又是那个梦境。


这次,是在那颗教学楼旁边的的柚子树下。


春日暖阳照射在翠绿色叶子上,周围却雾蒙蒙的,徐徐清风带落些许嫩白的小花,落在cen有些灰败的头发上。


卡慕看清他的脸,是那样的苍白。


又是一阵微风间,他轻轻启唇,似乎再

说——


早六的闹钟响起,叮铃铃的,格外刺耳,对面摆烂的猫都被惊醒了。完全不顾形象的大声吼道:“卡慕你要死啊关闹钟!和你说多久了你不听想把我当冤种啊?!”


这一吼不说卡慕,就是隔壁寝室的同学都要叫醒。


“嗯…?”卡慕努力睁开仿佛被粘在一起的眼皮,“今天是红叔的早自习,你真的不去?”


听听这恶魔一样的低语,给猫吓得直接坐起身套衣服。现在三月天气,不多穿点得冻死在教室里。


看着黑猫已经在起床,卡慕自然也不能落后一步,边穿毛衣边问道:“对了,猫,柚子花期什么时候?”


“你问白莲花去,我又不喜欢花花草草。”黑猫才懒得理他,知道也懒告诉他,下了床套裤子还不忘往厕所跑。


幸好到教室的时间还早,有的是时间给他俩赶着背书。


米洛来的时候,只见二位拿着书趴在桌上打着鼾。


放下书包的动作都轻了几分,等估计着红叔差不多要来了,拍拍卡慕的背:“卡慕?别睡了,老师要来了喏?”


说罢,不忘黑猫,只不过相反的是一巴掌拍过去,换来一声堪比绝育的猫叫。


“啊—————!!!”


“黑猫你乱叫什么呢?”红叔踏着黑猫的叫声走进教室,各位的痛苦时光开始了。


数学课结束后,接着的就是枯燥的语文。今日恰巧学的是什么《祭十二郎文》,谁知道语文老师怎么教的,他根本没兴趣看。


中午去食堂抢饭吃的时候,看见那么一大群交谈的人他才感觉找回了自我。


鬼知道那群古人个个清欢孤寂什么的词语往自己身上贴,不就是为了接近根本不存在的仙人吗?慕的,看到就觉得不合常理,还是这样好。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看见队伍后面缀着蓝色的身影。和他们这种人不同,cen的身边只有虚无缥缈。


“喂,你野猫思春呢你,能不能专心排队打饭?”后面的黑猫啥都不知道,自己的朋友最近跟变了个人似的,还不如白莲花好相处。


他不知道的是,卡慕现在不经意间绯红的脸颊……


手里端着饭盘,正找着位置,恰好发现蓝衣少年那一桌子都没人,就去坐了。做下去的时候感受着周围人差异,乃至厌恶的目光,卡慕有点懵。


就连黑猫都摆摆手,“咦”了一声后离开这个地方,拿手机给他发消息。


卡慕懒得看,他和黑猫之间的联系包括且仅限于游戏,这次顶多是骂他两句呗。


“诶,cen,”卡慕嘴里咀嚼着红烧茄子,吐字不清,“你几月份的啊?”


不知道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卡慕确实挺好奇的……大概?


“八月二十三。”cen的回答还是挺简洁的,也可能好学生都有类似于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吧。


“那感情好啊,我八月十,你得叫我一声卡慕哥哥。”便宜不占不卡慕,下意识脱口而出这句话,刚说完就后悔,低下头假装吃饭,实际上还悄咪咪看着cen。


挑染的白蓝头发遮不住他明亮的眼神,cen想,真傻。


等吃完嘴里的虾球,他轻轻道:“卡慕…哥哥。”


卡慕一下子没听清,周围确实比较嘈杂,但cen面无波澜,只当是自己幻听了吧,继续吃饭。


吃完饭后各回各的寝室,临走前他把那幅画塞给cen,背后贴了张便签。


卡慕觉得,cen看后绝对会感动的要死要活然后放假放过自己。


黑猫实在受不了自己的室友跟个SadBee一样一天到晚不是傻笑就是发呆的,这太难熬了,于是睡前问道:“卡慕你实话实说吧,最近是不是确诊了什么绝症,想让我对你的印象变坏坏然后自己一个人……”


“你他慕的能别诅咒我吗?”卡慕回骂道。


黑猫懒得理他了,翻身睡觉,安静的寝室里好像只剩下彼此的心跳。


……想什么呢,快睡吧。下午还有课呢。今日周五,上完就解放了。


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祟,等到卡慕反应过来的时候,cen在给他打电话。


“你家在哪里,红叔没告诉我。”陌生却柔软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cen。


卡慕报了一串地址。


现在早八点多cen就起身来了,而卡慕还在床上对自己的帐篷发呆,随后立刻跑去洗漱换衣服洗衣服。


等到他终于准备完想去买早餐,cen已经敲门了。


“早餐,给你带的。”cen提起手中的包子,很熟练的换鞋走进屋子。


然而我们伟大的卡慕也没想帮着拿拖鞋,领了包子就往房里走,再从书包里拿出卷子,放椅子坐着准备好摆烂。


优米闻到陌生人的气息,怂怂跑到卡慕的jio旁边蹭蹭,卡慕叹气抱起它安慰:“没事儿,cen不是坏人。”


一旁cen笑了笑,权当没听到,坐在他旁边开始讲题。


cenの小奶音讲题挺透彻的,如果卡慕想学的话学好真的不难,然而他的注意力在优米身上。


优米是大淑女不错,但遇见陌生人它害怕哝,缩在卡慕怀里看起来怪可怜的。


“你能不能仔细听?”cen语气有些不耐烦,“我来是帮你学习,不是帮你培养和猫的感情。”


卡慕自知理亏,乖乖的看向卷子。谁知cen直接不讲了,拿出自己的作业写。


好嘛,人都是有脾气的。他努努嘴,摸了把优米毛茸茸的小脑袋,准备拿些零食讨好cen。


沉浸在题海里的cen看着面前色彩丰富的包装袋,陷入了沉思,随后道:“你…”


卡慕猜他要说怎么只有这些,直接打断了他的发言:“都是我喜欢的,你要是不喜欢我再去买。”


cen无奈扶额:“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不吃零食的,你拿回去吧。”


说罢摆摆手,补充道:“我有些忙不过来,等我写作业缓缓再教你。”


卡慕这才放心的走了。


昨天剩余的时间里黑猫没说关于cen的事情,他知晓也说明猫很讨厌嘛,问米洛米洛也和他一样不知道。


坐在沙发上打开消息栏,显然只有一句话:“cen是那个那个,你离他太近会被80的。”


卡慕扶额,嘴角抽搐,想着我不也就认识你们几个吗?怕个茄子的80。


毕竟晓得黑猫是在关心自己,还是回了消息:“没办法啊,到时候父母问起来还要找他帮忙。”


发完消息,手机一抛,做电脑桌那去打游戏。最近他刚买了hose,听白莲花说挺好玩的。


然而很快这个游戏就让他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奈”,无论他做啥妹妹都会死,结局不是被杀就是被杀,还是各种各样的方法。


“这他慕是治愈游戏…”看着评论,卡慕动了想要退款的念头。


忽然敲门响起,传来cen的声音:“游戏打完了吗?打完了出来做题。”


于是只好爬出去沉浸题海……


周末的大部分时间都有cen那种不温不火的监管,他玩的一点也不痛快,还要写题,实在是人间疾苦。


就这样痛苦的度过一个星期,卡慕的成绩居然也能慢慢上升。


自从让cen和红叔说了之后,他被调到了四组三排窗边,只是三人组还是坐在一起,或许是cen补充,或许是红叔觉得他们挺好。


下午的碎光照在地理课本上,本就无心听课的卡慕顺着光线向窗外望去。


那棵柚子树枝梢隐约的露出一抹淡绿,藏不住的新生的样子,不知不觉间米白色的小花也已经绽放,而随着微风飘舞飞上展览的天空,悬挂着的几片白却几乎要与它们融为一体时,怎么也掩盖不了旳那片蓝,已经刻在他的眼里。


一瞬间似有什么从脑间闪过,从乱糟糟的抽屉里抽出画本,提起铅笔,那些淡色草稿交织出来的,却不是窗外的情景。


看他奋笔疾书,米洛好奇的凑过去:“卡慕,你画什么呢?”


卡慕连忙用手臂护住这幅画:“等会再给你看。”等我再画一幅就给你看。


米洛见他红透了的耳朵,还以为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摆摆手:“嗯好,你继续,我不打扰。”


“卡慕,起来回答第十七题。”地理老师不满卡慕不是一天两天,换句话说是个老师就受不了这种学生。


卡慕被叫起来的时候手忙脚乱,本子一合书一开,到处翻来翻去,结果米洛提醒“在名校课堂上”


听着同学们不怀好意的哄笑,卡慕挠挠头,半开玩笑:“老师,我名校没带啊。”


谁知地理老师直接一本书飞过去,刚好飞出窗外:“作为一个学生书都不带,不上什么课?”


周围又是一阵笑,卡慕没破防,地理老师先破防了:“笑什么笑?卡慕,你给我下去捡书!”



暖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卡慕眯眼睛,享受这难得的时光。慢悠悠的向前走着,那棵柚子树离教学楼不远,甚至可以说是贴着,他找到书的时候,上面还沾了点花的清香。


柚子花淡淡的香味萦绕,这是他以前没注意过的。


当然,蹲下来欣赏书本这种事情卡慕做不出来,立刻站起身,霎时一阵眩晕袭来时,他看到那略微熟悉的身影————


是cen啊,他今日换了单薄的格子衬衣,似乎是体育课上来的,头上还残留着汗珠,原本白净的脸也泛起不自然的红。


好美……不是,他揉揉眼,向前走去,停在cen面前:“你是去跑圈了吗?”


cen抬头与他对视,眼神里包含的依旧是卡慕不懂的情绪,过了会带着还未缓过来的微喘:“如你所见。”


卡慕看他这样差不多也晓得这位大佬根本不能跑,随口一来:“不行的话就别跑啊,你们这些好学生又不需要。”


对方很安静的听他说废话,说完后手拍上 他的肩膀:“不,是我喜欢。”


随后抿唇低头,站了会后又转身离去,走前不忘提醒:“旷课不是好事。”


卡慕这才慌乱的转身跑回教室,果然面对他的是地理老师那张愤怒到有些扭曲的脸,明明平时厌恶的要死,这时候却不知为何,递过书后悄悄坐在位子上笑。


毫无来由的笑是无声的,米洛没有看到 他以为卡慕生气了;黑猫更不用说,还在睡觉呢。


他偷偷的笑,然后侧过去看窗外——


窗外还是那么的美丽,依旧是他喜爱的天空。


他坐起身子,又打开本子,开始勾勒线条:大不了被骂,画就画,草稿都打了……


上完色,送给他吧,就当做是换位置的谢礼。


下课后,黑猫伸懒腰:“下节课体育课,打球啊——FO他们也说一起…………”


卡慕点点头,带着笑意问道:“米洛要来吗?”


“我就不去了吧,”米洛摆摆手,“你们知道的,我身体不好,别调侃我嘛。”


卡慕努努嘴,搂着米洛的肩:“不打也行,到时候给我加油喝彩,就站在离我最近的地方,让他们都羡慕我。”


当然也不用想就知道,猫猫又开始了:“有人打不过我还要内人帮忙啦!”


他这一声,平时和他有往来的几分少年都笑起来,嘴里说着什么“真的好羡慕哝~有人喝彩~”


“就偷着羡慕嫉妒恨吧你们,米洛洛是我一个人的。”卡慕一如既往的开始阴间,而周围人也习惯他这样说话,都顺口能接上来。


被说了这样的话米洛也不生气,反而趁着没人发觉光明正大望着卡慕的脸。


聚团下了楼,跑完痛苦(划去)愉快的三圈,就是这群少年郎梦寐以求的自由活动。


只见卡慕来了个花里胡哨的转身,躲过对面FO的追击,纵身一跃,投篮————


“唔……”一声闷哼,由于投篮的那个家伙背过身去,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投歪了,听到后也立马知晓自己失误,连忙转过来。


“米洛?!”卡慕快步走到他身旁,蹲下来不知道该干什么,颇有无奈与手忙脚乱,“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黑猫察觉出事后也跑过来,扶起米洛:“送他去医务室吧,卡慕你也来。”



“不小心撞到头了是吗?除了钝痛之外还有别的症状吗同学?”校医小雪把冰袋放在米洛头上缓缓摁压。


米洛不敢摇头,轻声回复:“没别的症状,放心啦妈妈……”


小雪还是不太放心,但毕竟是年轻人,她理解,只是说了几句:“以后高难度的动作还是不要做,这里是学校,伤到周围的同学就不好了,要为大家着想。”


卡慕在一旁小鸡啄米式点头,黑猫送来米洛后就回操场要把那场球打完,留他在这里看着。


处理差不多之后,下课铃声也响起,正好还有半个小时自由活动,米洛趴在桌子上侧头看他:“你还要去打球吗?”


卡慕摇摇头:“不能去,cen说了这个时候要来找我讲题。”


米洛眨眨眼,依旧笑着,用视线来描摹他的面庞。卡慕最受不了这种视线,侧过去与他对视。


那双绿宝石似的双眼很漂亮,熠熠生辉,他从那清澈里看到了自己有些窘迫的样子。


卡慕很容易害羞,这个结论米洛早就知道了,于是莞尔而笑,故意逗他玩。


他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米洛的坏心眼,正欲说些什么,那格子衬衣却毫无理由的闯进他的视野,也逐渐让他想起了被cen支配的恐惧。


“是cen吗?”米洛恢复了乖巧小可爱的样子,“你好哝,我是卡慕的朋友米洛。”


“嗯,幸识。”cen懒得抬头,翻着手下的资料,随后递到卡慕手里,“你上次做的题目错了百分之七十,还要再努力练习,比如这里……”


看着卡慕逐渐沉浸在学习的海洋里,米洛略微有些不满,干脆随着头疼睡觉。


半个小时全部花费在学习主课上,卡慕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勤奋了,要是给岩石看到了可不得一边叫卡慕爸爸一边说牛牛。


正当他被自己的想象感动到了的时候,猫猫上来就是一下:“狗子的,没你在一旁给我打着散心,我都输了!”


卡慕一下子不爽上来了:“你的意思是我的问题咯?”


“不是你的问题是谁的问题?”


“你自己打球输了还要怪我你是不是无理取闹啊你自己理解你的做为吗你这样就不怕别人都不喜欢你吗?”卡慕用米洛的语气说完这一长串话,本以为黑猫会无法回复,没想到黑猫比他更会。


“这日子没法过了QAQ。”用着近乎完美的哭腔,周围人都笑起来,当然也包括迟到的木登…橙子。


橙子是他们最喜欢的老师,大学刚毕业就分到这里,讲课老有趣儿了,尽管是枯燥的物理。

标签: 马里奥红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