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银色马——福尔摩斯探案集(13)

      作恶者终自食恶果

       罗斯上校的银色马不知所踪,驯马师史特莱的尸体于野外被发现,而作为案件的头号嫌疑人辛普森则被警方逮捕。眼看着下周二赛马日期将近,赛马却始终不见踪影。受警方委托,福尔摩斯火速赶往案发地点,调查银色马失踪案,以及驯马师凶杀案。

       罗斯上校的银色白额马一直在金斯皮兰饲养,由驯马师史特莱和三个小马倌精心照料。这天夜晚,住在金斯皮兰附近的辛普森找上门,想要套取赛马的情报,被忠实的马倌瑞克毫不犹豫轰了出去。马倌瑞克出门到处寻人,最终没能找到仓皇逃窜的辛普森,于是最后返回小屋子里享用自己的晚餐咖喱羊肉。之后,瑞克忠实地将刚才的情况汇报给住在附近的驯马师史特莱。史特莱明显心神不宁,半夜找了个借口出门,消失在夜色中。

       第二天清早,人们发现马厩里的银色马不知所踪。在离马厩半里的荒野,人们发现了驯马师史特莱的尸体。史特莱手握小刀,头骨碎裂,同时腿上有刀划破的血痕——看来死前他与凶手经历了激烈的搏斗。至于马倌瑞克,现在还昏睡不醒——他摄入了大剂量的麻醉剂,明显是昨晚被人下了药,给凶手盗马的可乘之机。

       鉴于昨晚辛普森的可疑行径,加上在凶杀现场发现了一条他的领带,于是辛普森顺理成章成为头号嫌疑犯。

       然而,没有一条直接证据能够坐实辛普森的杀人犯身份。

       凶杀现场留下的领带,按照辛普森的解释,是他在仓皇逃窜过程中遗失。这个物证仅仅只是间接证据,并不能直接证明罪行。

       晚上来到银色马的马厩踩点,这个作案动机似乎很合理,然而仅仅是存在这种可能性。

       通过小窗户悄悄向屋内的咖喱羊肉上下药,这种操作虽说可行,然而同样有可疑之处。要知道,麻醉剂自身带有一种很容易分辨的气味,必须混在另一种具有强烈气味的食物中方能被掩盖。按照马倌瑞克的说法,案发之前辛普森根本没有来过,更不会知道当天晚上的晚餐会是具有强烈气味以至于可以直接掩盖麻醉剂气味的咖喱羊肉。而这道菜正是由驯马师史特莱家里提供。

       也就是说,除了一条领带,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指证辛普森杀人。

       杀人犯身份暂时无法确定,不过当前银色马的去向倒是可以迅速找到。

       案发地点是一片旷野,银色马的去向只有如下几种可能:

       ①银色马还在饲养地金斯皮兰。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警方已然将这片农场翻个底朝天,然而一无所获。

       ②银色马被辛普森交给住在附近的吉卜赛群落倒卖。这块地区的吉卜赛人一向安分守己胆小怕事,同时是警方的重点关照对象。出了事之后,警方去过吉卜赛人聚集地进行调查,然而一无所获。事实上,没有人会有这个门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在市场上找到门路卖出马。沿着这条线索去找,希望太过渺茫,同时费时费力,无法救眼前比赛降临的燃眉之急。

       ③离金斯皮兰农场不远处的卡普莱顿,主人雪拉吉·布朗饲养着赛会二号种子赛马。银色马倘若失踪,那么本次大赛的头号得利者便是布朗。虽然警方已经搜查过并一无所获,不过福尔摩斯还是决定先去那里一探究竟。从金斯皮兰到卡普莱顿的地理位置大体上呈现下坡趋势。福尔摩斯沿着这片方向,根据马的习性,仔细勘察沿途上的洼地,果然在一片不起眼的洼地内发现银色马的蹄印。沿着蹄印一路追寻,最终的终点正是卡普莱顿农场。经过严厉地询问,布朗对自己私藏银色马的事实供认不讳。他清早醒来,一出门便看见落单的银色马在自己农场附近晃荡。喜出望外的他没能抵挡住金钱的诱惑,牵着马走出去一段距离后原路折回,决定偷偷将马藏起来,一直到比赛结束。经验丰富的布朗颇有门路,能迅速将马转移,隐藏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因涉及到凶杀案,惊魂未定的布朗乖乖交出银色马彻底摆脱嫌疑——他自己的脚印仅分布在房屋四周,且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虽然银色马已经找到,但是凶杀案未破。福尔摩斯决定暂时隐瞒已经找到马的事实,待到时机合适,再告破凶杀案。

       已知现场除了死者的尸体和辛普森的领带之外,还有如下物证:

       ①平铺在一旁的死者大衣。大衣摆放的方式不像是搏斗所致。

       ②陷在泥里的蜡烛和火柴。虽说晚上出门带上蜡烛实属正常,然而根据陷入的情况,更像是把蜡烛和火柴固定在地上所致。蜡烛的地点就在大衣旁边。

       ③死者随身携带的精密手术刀。哪怕出于防身,为何要带这么自卫起来不顺手的一把小刀呢?

       ④一张账单,上面标注的服饰价格不菲。


       除了案发现场,在金斯皮兰农场,福尔摩斯又发现了两条关键线索:

       ①农场内有三只后腿瘸了的绵羊。根据赛马行业的经验,福尔摩斯脑中浮现出一种卑鄙的作案手法……

       ②最最重要的一点。银色马失踪的当晚,农场里忠实的看护犬从来没有吠叫示警。这条狗一向将图谋不轨的不速之客拒之门外,恪尽职守守护庄园。然而,在案发当晚,看护犬在明明清醒的状态下居然任由凶手将马盗走,没做任何表示。

       整合前面收集到的所有证据,真相渐渐了然:将银色马偷走的,恰恰是史特莱本人。

       史特莱事先重金下注本次赛事的二号种子,然后,为了让自己饲养的”头号种子选手“不能比赛,他开始实施计划。

       用精密的手术刀在动物的后蹄跟部划出一道细微的划痕,表面上无法被人发现,实际上这种伤痕会造成动物的轻微跛足,使得银色马因此无法参加比赛。史特莱事先选了几头绵羊做实验,实验成功后正式向银色马下手。

       当晚,他准备了气味很浓的咖喱羊肉,并偷偷在属于马倌瑞克的那份中投放大剂量麻醉剂。撂倒了瑞克,一切准备妥当后,史特莱潜入马厩盗走银色马。由于他和农场的看护犬甚为熟悉,因此狗没有吠叫。

       史特莱将银色马带离马厩半里地,选了一片空旷的荒野作为手术台。他将自己的大衣脱下,平铺在地上,又将随身携带的蜡烛点燃,插在”手术台“旁边用作照明。他捡起路上的一条领带固定马脚(正好是嫌疑犯辛普森丢下的),随后掏出精密手术刀,准备割银色马的后蹄。不料马儿因为骤然出现的火光受惊,本能撅起后蹄,直接踢烂了蹲在地上的史特莱的脑袋。惊慌的银色马逃离现场,第二天被远在卡普莱顿的布朗捡到,这是后话。

       福尔摩斯在明明已经侦破凶杀案的情况下,故意隐瞒不说,而是紧接着去侦破银色马失踪之谜。福尔摩斯这个举动实属高明,充分保证了委托人罗斯上校的利益,先比完赛再揭晓本案的“凶手”——银色马,将揭露“真凶”而造成的赛前所有不利的变数降到最低。

       除了案件本身,还有意外收获,连盗马的史特莱的作案动机都推理了出来。根据史特莱随身携带的账单,福尔摩斯来到城中账单上显示的服饰店调查,得知史特莱夫人生活奢侈挥霍无度的事实。史特莱大概疲于填补夫人造成的亏空,才不惜铤而走险,置主人利益于不顾,做出背叛的行为。

       作恶者终自食其果,史特莱得到自己应有的下场。

本文为我原创

标签: 小说杂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