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杭州密室往事〡脱逃一生【37】法老主题开放,项爷抢先预约

本文讲述二十一世纪壹拾年代,杭州某密室的成长与发展,记录一系列人事物的变迁,见证行业与城市的进步。请读者们与我一同,回眸一段历史,审视自身与周遭,在往事记忆里找到一些关于活着的真谛。

本文所述人物、事件、密室场景有虚构成分,请勿对应现实情况,本文所出现人物皆为化名。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异刻密室逃脱第二个主题《法老归来》正式开放。

首个主题《越狱》在半个月的运营期间所积累的良好口碑,加之公众号、朋友圈、圣诞派对……等等线上线下的小范围营销传播,致使法老顺利接管了冗余的玩家客流。开放首日,营业额大幅增涨,几乎翻番,而门店的营业状态则并未受到多大影响,大厅几近满座,还是那几个人上班,没有手足无措的忙乱,一切老样子,足够应付了。

圣诞已经过去,相关装饰并不急着拆除。窗贴依旧牢固,圣诞树立在吧台前,各种红红绿绿的头饰配饰,一股脑儿扔进合影区域的大木篓子里,和绿巨人手套、女巫帽、魔法斗篷、V字仇杀队面具、仙女棒等等拍照道具夹混在一起,等着感兴趣的玩家们去翻捡。这些时效性强,可有可无的装饰性道具,每年都是同样花式,假使保存完好,甚至可能留到明年圣诞。

“项爷!来啦!”

项寒霄走进店门,一条修身铅笔裤,包住两条长腿,一件淡紫大码卫衣,蓬蓬松松,上松下紧,倒三角模特身材,身后跟着俩小弟。她向店内的伙伴们一一挥手,喊,“大鸡哥!水哥!昆仑哥!小彤!”自从上回一同参与了哲博组织的纯K活动,项寒霄等人与店内工作人员早已熟络。大家也打招呼回应。章晶磊和汪亦哲跟在人高马大的项爷后头,神气活现,狐假虎威。

作为何其政青梅竹马的小伙伴,下城区实力大帮派“天水阁”的重要成员,项寒霄等人在开放首日即抢先预约了法老主题。鲜少露面的汪亦哲今儿也来了。不同于之前的越狱行动,此时情形略有变化,大鸡哥已成为内部员工,大致知晓法老密室的架构,但谜题剧情一概不清楚。这次,他与三位老伙计一同入内游戏,再拖一个无所事事的戴晓晨,两人自然不用买票。至于项寒霄等人,集赞免单的名额已用完,享受八八折亲友价。

晚上九点半,上一场玩家结束游戏离场,乐水进去复位主题。五人到厕所门口集合,摩拳擦掌,准备进入埃及法老的陵墓一探究竟。

闲暇较多且经验丰富的密室玩家,大都深谙夜间场的妙处。夜里九十点钟,后头的场次被预约出去的概率很小,另外,较之下午及晚间,工作人员也相对清闲一些。当六十分钟的游戏时间耗尽,仍被困密室中,工作人员会通过对讲机告知玩家闯关失败,此时,略施小计,卖卖萌撒撒娇,极有可能被获准再多玩一会儿,且不用额外花销。

“汪汪,你都多久没玩密室了,行不行呐!”大鸡哥首先发难。

汪亦哲抻抻筋骨,扬起脸回答,哼哼,大鸡哥,你别瞧不起人呵,我可是单枪匹马通关机械迷城的存在,恐怖如斯!

我呸!大鸡哥吐吐舌头,朝地上虚吐一口痰。

“水哥,法老难不?”见乐水拿着对讲机朝五人走来,项寒霄举手问道。

“比越狱难,文字挺多的。”乐水校准对讲机频道,把其中一只交到大鸡哥手中。

“啊?大冬天的还有文字啊?”

“大冬天的怎么不可以有文字呢?”乐水脱口答道。答完,皱眉头想想,项寒霄这问题也忒古怪了。

“哦,哦,可以是可以……”

乐水领着众人,走过一排铁皮存包柜,继续往里,行至走廊尽头,一扇不起眼的窄门,便是《法老归来》的入口。乐水收敛起表情,眼皮一紧,显出呆滞神情,凝视一处,压低音调缓缓肃穆说道:“各位,欢迎来到神秘的古埃及,你们,在沙漠里迷失了方向……或许,你们,已经深陷……法老的诅咒之中……”

一边说着,乐水一边打开窄门。满目暖黄光亮从门中涌出,两尊顶天立地的多彩神像出现在众人眼前,他继续道:“你们面前的这两座神像,是法老王的守护者,只有通过神像的考验,才能找到墓穴的入口。”

众人跟着乐水缓步走进密室,大家都被神像上栩栩如生的彩绘吸引,门神荷鲁斯,鹰头人身,其配偶哈托尔,头顶巨大红日,手中盘蟒。大块大块的红黄靛蓝色彩,有粗有细,干透的丙烯颜料,摸上去凹凹凸凸,有立体触感。

“嚯!这玩意儿!”

“哎,你别乱碰啊。”

几人反应快,正七嘴八舌议论,乐水突然大吼一声,“咦呀!”

所有人都被狠狠吓一跳,乐水不给喘息时间,立刻说,“看呐,那边有一首古老的诗歌,谁来朗读一下,说不定有大发现……”

大家的目光从神像上移开,转过头,三格黄砂台阶,与墙体同色,台阶上,一个六十公分见方的小洞,凿开一般,里头黑漆漆的,被木栅栏牢牢挡住——这是通往下一关的入口。木栅栏边上,有四个十字旋钮,上下左右,四道单选题,选项皆是看不懂的古埃及符号。

不等大家反应,乐水一个灵巧闪身,迅速离开密室,把入口门紧紧关上。剩下五人,被封闭在密室内,面面相觑。

游戏正式开始!

众人立在原地,正错愕,忽然,阵阵古波斯风格的音乐在耳畔渐渐响起,沙沙的打击乐声,悠扬的萧笛声,伴着“呜呜呜”的吟唱,仿佛从沙漠深处传来的古老旋律。

“这是啥?”汪亦哲指着天花板大叫。

大家齐抬头看,一根铅笔状细杆从天花板伸出二十公分长,末端连着一颗保龄球大小的黑色球体,声音就是从那里头传出来的。

“汪汪,你瞎叫啥呀!这是音响!”大鸡哥撇撇嘴,说,“我就说嘛,你现在已经退化成密室萌新了,连王宝弱都不如!没见过这种款式吧,哈哈,电脑游戏里会有音响这种东西吗!”

汪亦哲愤愤垂下手,问,“王宝弱是谁?”

“哦,你还不认识啊?哎,你看你,都多久没参加集体活动了。下次玩密室,把她一块儿喊出来,她是个密室黑洞!到时正好看看你俩谁更黑!啊哈哈……”

“行了!你俩可闭嘴吧!”项寒霄高声说。


“吴老板,福尔摩斯和倩女幽魂,我都打扫好嘞!我先走了啊!”

吴延庆正和前台曾小黎玩着“互挠痒痒看谁先笑”的情调小游戏,曾小黎经不住痒,被逗得浑身发颤,咯咯直笑。他刚想展开新一轮的瘙痒进攻,见小李拿着簸箕扫把走近,只得放下手爪,恨恨道,行行行,赶紧走,赶紧走,明天记得来开门啊!

小李把扫帚插进簸箕卡口,放到前台内侧,说,吴老板,凤起路那家密室今天开了新主题,咱啥时候去玩玩呀?

“我说小李,你天天呆在密室里头,咋还老想着去玩密室呢?不腻味吗?”

“不腻味啊,跟咱们主题又不一样。”

“老子当然知道不一样,你当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吗,人均一百块,你付我付?啊?”

“吴老板,上次玩越狱,你不是逃了票,没付钱嘛……”

“啥逃票?逃啥票!同行之间,能叫逃票吗?以后都是要合作的,怎么是逃票呢。”

“就是呀,那这次也去合作一把嘛。法老归来,古埃及风格的!”

“去去去,明天再说。” 


本文为我原创

标签: 日常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