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清朝一二事(2):乾隆与汉服

   当熙宗及完颜亮时,尽废太祖太宗旧制,盘乐无度。世宗即位,恐子孙效法汉人,谕以无忘祖法,练习骑射,后世一不遵守,以讫于亡。    -清太宗

   乃祖嘉习国语,为孙宜守旧物。服御渐染华风,疏忌那闻吁咈。付托却喜柔弱,驯致金源道诎。惜哉大定规模,直使章宗衰讫。    -清高宗    

-宋德金《读史杂识》

依然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清代帝王多有把汉化作为朝代灭亡的原因,除去以上两条,再列举两条,以下更加明确的说是衣冠制度导致朝代灭亡,而提议改变服饰的人更是被乾隆定为居心不良。    

如元代混一之初,衣冠未改,仍其蒙古旧服,而政治清明,天下又安。其后改用中国衣冠,政治不修,遂致祸败。

 -雍正    

且北魏、辽、金以及有元凡改汉衣冠者,无不一再世而亡,后之子孙能以朕志为志者,必不惑于流言。于以绵国祚、承天祐,于万斯年勿替引之,可不慎乎,可不戒乎?至矣哉!

-乾隆      

其书内更易衣服制度等条实为狂诞,应照生员违制建白律黜革杖责解回原籍等语。刘震宇自其祖父以来受本朝教养恩泽已百余年,且身列黉序,尤非无知愚民,乃敢逞其狂诞,妄訾国家定制,居心实为悖逆。 

题外话,关于金朝衰亡的理由有多种看法,比如这种,这是对金以儒亡的反对。     

《元史·张德辉传》载,世祖忽必烈在潜邸,曾问张德辉:“或云,辽以释废,金以儒亡,有诸?”张德辉答:“辽事臣未周知,金季乃亲睹,宰执中虽用一二儒臣,余皆武弁世爵,及论军国大事,又不使预闻,大抵以儒进者三十之一,国之存亡,自有任其责者,儒者何咎焉!”    

-宋德金《读史杂识》

乾隆对待汉服的态度,以下这个事件就非常具有代表性,在安南国王选购服饰的问题上,乾隆非常关心。    

乾隆五十五年(1790)三月,也就是阮光平即将动身的前夜,乾隆皇帝收到负责安南事务的福康安奏文,知道阮光平“欣慕中华黼黻”,曾派人在湖北汉口购买蟒袍,觉得很高兴,“自系该国王心慕华风,有到热河后,随众更换中国衣冠,并表其恭敬之意”。    

后来一想,觉得不对,原来所谓汉口买的蟒袍并不是大清衣冠,却有可能是汉家衣冠甚至是戏台上的汉家衣冠,便急急忙忙下旨,痛斥福康安糊涂:“试思汉制衣冠,并非本朝制度,只可称为圆领,何得谓之蟒袍,更何得谓之中华黼黻乎?”他断定是福康安不谙文义,任由手下那些“庸劣幕宾拟写折稿时随手填砌成文”,所以非常“烦懑”。    

该国王若果实有此意,朕必格外加恩。锡之章服,不但照亲王品级,给予红宝石帽顶、四团龙褂,并当如阿哥服色,赏给金黄蟒袍,用示优异。该国王闻之,自必倍加欣跃。朕意其国俗向沿汉制,衣服及蓄发,断不可改,若两用之,实亦无妨。着福康安酌量情形,并将所寄制蟒袍式样进呈。是否与天朝制度相仿?

 -葛兆光《想象异域:读李朝朝鲜汉文燕行文献札记》 

部分文章用下面这段记载来说明乾隆对汉服及文化的认同,未免太过可笑。

   “高宗在宫,尝屡衣汉服,欲竟易之。一日,冕旒袍服,召所亲近曰:‘朕似汉人否?’一老臣独对曰:‘皇上于汉诚似矣,而于满则非也。’乃止。”    

-徐珂《清稗类钞》

汉服的意义,需要确定“左衽”与“右衽”对古人意义,“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 这里要提一下清代孔子的后代,孔子形象与曾国藩的《讨粤匪檄》。

剃发严旨,违者无赦。孔闻謤疏求蓄发,已犯不赦之条,姑念圣裔免死。况孔子圣之时,似此违制,有玷伊祖时中之道。着革职永不叙用。    

-《清世祖实录》    

他发现明代嘉靖年间塑孔子像,还“甚得其正”,但是,到了清军入关以前,满人所塑的孔子像,“皆薙发左衽,天下之大变也。……康熙朝,道州周元公后裔逋官谷,知州枷锁濂溪书院元公塑像督征之,与今时孔子像薙发左衽,俱为斯文之厄会”。    

-葛兆光《想象异域:读李朝朝鲜汉文燕行文献札记》 

自古生有功德,没而为神。王道治明,神道治幽;虽乱臣贼子,穷凶极丑,亦往往敬畏神祇。李自成至曲阜,不犯圣庙;张献忠至梓橦,亦祭文昌。粤匪焚郴州之学宫,毁先圣之木主,十哲两庑,狼藉满地。

-曾国藩《讨粤匪檄》 

右衽,从中国化也 ,陆游的笔下更明确的看出左与右的其中的意义。    

感兴二首 其一 宋代 陆游

少小遇丧乱,妄意忧元元。忍饥卧空山,著书十万言。 贼亮负函贷,江北烟尘昏。奏记本兵府,大事得具论。 请治故臣罪,深绝衰乱根。言疏卒见弃,袂有血泪痕。尔来十五年,残虏尚游魂。遗民沦左衽,何由雪烦冤。我发日益白,病骸宁久存。常恐先狗马,不见清中原。

秋雨叹    宋代 陆游    

点点滴滴雨到明,凄凄恻恻梦不成。    窗间残灯暗欲灭,匣中孤剑铿有声。少年读书忽头白,一字不试空虚名。公车自荐心实耻,新丰独饮人所惊。太行千仞插云立,黄流万里从天倾。遗民久愤污左衽,孱虏何足烦长缨。霜风初高鹰隼击,天河下洗烟尘清。投笔急装须快士,令人绝忆独孤生。

我东三国时,新罗最先慕唐,以水路通中国,衣冠文物悉效华制,可谓变夷为华矣。

-朴趾源《热河日记》

用他人的话做一个总结    

汉语被保留为国语,古代的制度和法律极受尊重,原有的职官和庞大的官僚机构保留下来,被征服者的风俗习惯为征服者采用。这些措施最初施用于百姓,让他们很多人适应新政府。由此产生一个普遍错误的看法:鞑靼人不加区别地和认真地采用中国原有的一切风俗习惯,这两个民族现在完全融合为一。就服装和头饰而言,他们的穿着肯定是相同的,但不是鞑靼人习惯穿中国人的服装,而是中国人不得不模仿鞑靼人。各自的特点和性格仍无改变,任何伪装都不能掩盖他们不同的处境和心情。一方作为征服者而振奋,另一方则感受到压抑。我们的许多书籍把他们混为一谈,把他们说成好像仅仅是一个总名叫做中国的民族;但不管从外表得出怎么样的结论,帝王从未忘记其间真正的差别,他貌似十分公正,内心却仍然保持民族习性,一刻也不忘记他权力的源泉。   

 -马戛尔尼《马戛尔尼勋爵私人日志》 

除以上标出书目

另参考 

刘筱燕《当代汉服文化活动历程与实践》



标签: 人文历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