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一.

              黑咖啡苦涩又温暖的味道绕在鼻尖,苍佑的仓鼠耳朵轻轻晃了晃,靠在苏承怀里。

              “ 困了?”苏承揉揉他的尾巴,在他侧脸印下一吻。

              “ 还好。”苍佑摇摇头,身上的奶油香与空气中的咖啡味融合。似乎终于想起了什么,他起身下床,在门口顿了顿,旋即按下门把手出去。

              “ 小老鼠又想干什么呢...”苏承笑了笑,起来跟在苍佑身后。

              这就是一个诡异的画面了。

              一只猫,一只吃肉的猫,前面有一只老鼠,一只高冷的老鼠。

              嗯......

              某猫眼里盛满宠溺,虽然没有满眼星河,却有前面那只高挑又可爱的小老鼠。

              苍佑径直走向阳台,看到了那株薰衣草。

              他将花盆抱起,转身走向客厅里。

              “ 它差点被风吹死。”苍佑坐在地毯上垮起个B脸,瞪眼看着靠在沙发边憋笑的苏承。

              “ 怎么会呢?”苏承笑出了声,弯下腰掐了朵花,“ 乖乖,这株花总不能一直给你抱着。”

              “ 我才没一直抱着,就吃了一口...它又不是很好吃...我就出来看看...”苍佑突然止住了,咬着唇看向一边。

              “ 小老鼠果然又想偷吃东西,嗯?”苏承好笑地看着他,将掐下来的紫色小花放在那只小小的在头发里露尖儿的小耳朵上扫了扫。

              “ 没...”苍佑红着脸继续瞪他,将花又抱紧了些。

              “ 乖,不扔,也不虐待它了,我跟你保证,好不好...乖乖也别老想着吃家里的花...吃了坏肚子...”苏承无奈叹气,绕过去蹲下身,从背后抱住炸毛的仓鼠,“ ...咱不生气,回去睡觉,嗯?”

              听着某个想谋害自己小零食的男人在耳边轻声哄了良久,苍佑竟然不争气的睡着了。

              “ 小没良心的,有了花忘了我...”苏承把苍佑的小尾巴给他塞进裤腰里,然后从他怀里抱出那盆主角花,放在一边,打横抱起睡得香的老鼠走回卧室。

              画面依旧诡异。

              一只猫抱着一只老鼠,却不难感觉出他们身边的粉红泡泡。

              嗯...毫无违和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