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龙门一役

“龙门已经好久没下过这么大的雨了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呢…”看着窗外绵密交织的雨幕,坐在窗边的魏彦吾却莫名的多了一丝烦躁。

“老魏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赏雨啊。”

“刚刚线人传来报告,塔露拉将会在五小时之内让切城撞向龙门。”看着坐在窗边吞云吐雾的魏彦吾,文月加快脚步,把手中的一打加急报告拍在了面前的办公桌上。

“塔露拉的确打了一手好牌,不愧是陈的孪生姐妹。”

“呵,我还以为你已经把小陈给忘了。”

“切城属于乌萨斯的国土,如果现在龙门向切城发起攻击,就等于向乌萨斯宣战,塔露拉在赌,赌我们不会发起进攻。”面对文月的冷嘲热讽,魏彦吾默默转过身,拿起了桌上的报告。

“所以你准备怎么办?龙门的舰炮已经准备好了,近卫局现在也处于待命状态。”

“文月,你是最了解我的人。你知道我的手段。”

“对对对,你可是龙门的掌权者,你手段多的是。”

“龙门不怕发起战争,但是这场战争不是必须的,我们还有更好的方法。”

“别拐弯抹角。”

“现在的整合运动的领袖是塔露拉,炎国有句古语:擒贼先擒王。只要杀了塔露拉,这场战争便会不攻自破。不过…”

“不过什么?”

“切城是乌萨斯的核心城市,想要潜入可没那么容易。再加上爱国者和他的乌萨斯战士,想要接近塔露拉几乎不可能。”

“所以呢?”

“我们需要一个诱饵。”

“罗德岛?”

“不不不,我们还有更好的饵料,只不过不知道塔露拉会不会咬钩…”

“饵料?你准备让谁去?影卫还是近卫局?”

“陈。面对自己的姐妹,塔露拉应该会放松一点警戒。到时候就能让影卫趁机杀了她。”

“呵,不愧是你,魏彦吾。你连自己的侄女都不放过。不过这倒还挺像你的风格。”

“这都是为了大义…”

“别给我扯什么没用的大义,你骗得了其他人,但是你骗不了我。魏彦吾,我和你过了这么久,我知道你是什么人。”

“文月…”

“我不允许,你可以派其他人去,但是陈绝对不行。”

“这可由不得你,对不住了,文月。”魏彦吾抬起手打了个响指,一旁的阴影里便闪出三名影卫。

“魏彦吾,你…”文月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晕了过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

“是,魏公。”

“姐妹相残,呵,结果果然还是这样吗…”看着窗外模糊的雨幕,魏彦吾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轻笑。

“魏彦吾,你干得漂亮…”在文月被影卫带走之后,从门外闪如一道红色的身影。

“偷听别人说话可不是一个好习惯。我可不记得我教过你听别人说话。”看着持刀对着自己的陈,魏彦吾用烟斗轻轻隔开了指向自己的赤霄。

“你总是在算计,无论是感染者还是下城区,现在终于轮到我了吗。”

“这都是为了大义。身为一个掌权者,我必须这么做。”

“呵,大义。你怎么不去看看下城区那些可怜的感染者,他们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要受到极其不平等的待遇。每天都有数不尽的感染者白白死去,他们真的该死吗?!”

“感染者没有一个是无辜的,他们既然感染了矿石病,就可能给龙门带来危险,我能给他们一个地方住已经很仁慈了。”

“我也是感染者,所以我也该死?!那你为什么要费劲心思掩盖我感染者的身份?!就因为我是近卫局高级警司?!魏彦吾你回答我!”

“这些东西你不需要知道,做好你份内的事。”

“呵,我就知道你不会说,那我也不逼你。既然你那么仇视感染者,那么我就如你所愿。”陈取下肩上闪闪发光的近卫局肩章扔在办公室上,然后纵身跳出了窗。

窗玻璃碎裂的声音是那么的清脆,破碎的玻璃片掉在地上,上面还带着淡淡的水珠,不知是雨还是泪。

“魏彦吾,我会如你所愿。从今以后,我们恩断义绝!”

“如我所愿?难道这就是我所愿?小陈,你还是太年轻了…”淡淡的叹息传来,渐渐消散在面前的雨幕之中。

“影卫,跟上她。保证任务正常进行。”

“是,魏公!”在影卫出了门之后,偌大的办公室恢复了平静,只留下桌上近卫局的肩章在源石灯光的照耀下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喂,老陈,这么急要去干嘛啊?都快到饭点了。”陈在接近龙门边界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巡逻回来的星熊。

“没事…”

“既然没事就去喝两杯吧,过两天说不定就没酒喝了。”

“……”

“老陈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没事…”

“这可不像你。。”看着反常的陈,星熊察觉到了一丝不对。

“星熊,答应我。替我保护好下城区的那些感染者。”

“说什么胡话。前几天我们一起去下城区的时候你还答应他们等战争结束帮他们改善生活质量呢。”

“我已经不是近卫局的成员了…”

“嗯?!老陈你脑子烧坏了?说什么胡话。”

“再见了,星熊。很高兴和你一起工作了这么久。”陈将一个沾满灰尘的小熊放在星熊的手上,然后头也不回的冲出了龙门。

“这是上次那个感染者小女孩送给她的小熊?”

“到底发生了什么?”在星熊还在迷惑的时候,陈已经消失在了雨幕之中。

“星熊督察,陈小姐在执行一项机密任务,请您不要担心。”

“希望陈没事吧…”星熊把小熊挂在腰间,提起盾牌回了近卫局。

切城边界

“塔露拉,我来了…”伴随着利刃的破空声,墙上便出现了一个能供人通过的破口,而破口之后,便是数不尽的整合运动。

“别挡路!”看着面前的整合运动,陈握紧手中的赤霄一剑斩出。极其凌厉的剑气划过,不知有多少整合运动死在了这一剑之下。

“这不是近卫局的高级警司吗?她怎么在这儿?”

“管那么多干嘛,杀了她兄弟们就能去领赏了。”

“说的也是,杀啊!”或许是队友的死激起了整合运动的血性,一个个的整合运动都握紧刀向着陈冲了过来,几个呼吸之间便把陈围在了中间。

“我怎么可能被一群杂鱼拖住!赤霄,该你饮血了!”陈将手按在腰间的剑鞘上,一道凌厉的红光闪过,赤霄出鞘。

“斩!”一道血红的龙影闪过,似有吞噬万物之力。仅仅一刀,陈面前的绝大多数整合运动还没反应过来便被拦腰斩断。

“这就是赤霄的力量吗…”看着周围的队友一个个倒下,剩下的整合运动也放弃了抵抗,转眼间便跑的一干二净。

“咳咳…反噬吗…”看着跑远的整合运动,陈弯腰咳出几口血,然后将赤霄重新插回了剑鞘中。

“应该离她不远了…”或许是双胞胎的原因,陈隐隐的察觉到了塔露拉的气息。

“哦?这不是近卫局的陈警官吗,好久不见。”

“梅菲斯特?现在浮士德可不在,我想杀你易如反掌。”

“那当然,我怎么可能打的过大名鼎鼎的陈警官呢,我只是一个体弱的感染者而已。”

“不想死的话就滚开,赤霄可不长眼。”

“这可不行哦,塔露拉让我负责这一片区域的监管,就这样把你放过去岂不是很没意思。”

“那你的意思是要战咯?”陈抬起手中的剑指向梅菲斯特,摆出了攻击的架势。

“你看看你后面。”面对陈的利刃,梅菲斯特只是轻轻笑了笑,然后抬手指向了陈的身后。

“我的身后…?”陈刚转过头,便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想她飞来。

“偷袭吗…”

“这样任务就算是完成了。”梅菲斯特拍了拍手,然后指挥着身旁的宿主士兵扛起倒在地上的陈去了塔露拉的房间。

“咳咳…这是哪儿…”

“好久不见啊,陈。”

“塔露拉?”看着坐在不远处的那道熟悉身影,陈挣扎着想要拔剑,但是凳子上的绳索却限制了她的动作。

“你在找这个吗?”看着奋力挣扎的陈,塔露拉从一旁拿起了本应挂在陈腰间的赤霄。

“我听别人说,这把赤霄会导致亲人相残,看来是真的。”

“切…”

“我可以看在我们是姐妹的份上放你一马,不过…”塔露拉的竖瞳中闪过一丝狠辣,一柄尖刀便贯穿了陈的肩胛骨。

“……”

“你杀了我那么多同胞,总要给他们点交代。”

“塔露拉,我们现在是敌人,我用不着你怜悯,你难道没听说过炎国有一句老话,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现在不杀了我,下次,我绝对亲手杀了你。”

“哦?看来你很想让我杀了你啊。不过你不感觉这么好的身体就这么白白浪费了很可惜吗?”塔露拉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抬手割开了陈的衣服。

“塔露拉,你…”随着身上布料的慢慢脱落,陈的身体也展现在了塔露拉的面前。

“嗯,看来近卫局的伙食还挺好的嘛,可不想我们…”看着陈发育良好的身体,塔露拉轻轻的笑了笑,然后一巴掌抽在了陈的脸上。

“疼吗?疼就对了!就应该让你们感受一下我们的痛楚,让你们好好感受一下感染者受到的虐待。”

“切……”

“本来还想把你留给整合运动,让他们好好开开荤,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塔露拉收起了嘴角的一抹浅笑,然后抽出了那把赤霄。

“杀了你,然后把你的尸体吊在切城门前,正好杀杀龙门的锐气。”话音未落,剑已出鞘。一道暗淡的红光闪过,屋内似有群龙悲鸣。

近卫局高级警司,陈,殉职。

“永别了,从今以后,我就是一个人了。”看着地上不断往外喷血的尸体,塔露拉轻轻的笑了笑,然后吩咐人把陈的尸体吊在了切城城门前。

“陈sir?!”

“老陈!?你放开我!老子去跟他们拼了!”看着城门前的无头尸体,星熊有几次想要冲出去,不过还是被身后的诗怀雅和其他近卫局成员拉住了。

“星sir您冷静点,您现在冲进去就等于宣战啊!”

“那也不能就这么看着吧!”

“上面传来命令,龙门正式对切城宣战。”

“陈,等着我,我来给你报仇了!让整合运动好好见识一下波若的愤怒!”在确认了信息的真实性之后,星熊扛起波若带头冲了出去。

“冲啊!给陈sir报仇!”

切城一战,龙门损失惨重,切城核心爆炸毁灭了龙门的大部分街道,陈的尸体也在战争中完全毁灭,化作了泰拉世界的养分。据近卫局不完全统计,战争摧毁了近百分之八十的街道,整合运动也损失惨重,乌萨斯将军,爱国者,陨。整合运动士兵也损失了大多数,但是却没有发现塔露拉的尸体,据猜测,塔露拉可能趁乱离开了爆炸范围,躲过了这次灾难。

“陈,一路走好。”战争结束后,星熊将断掉的赤霄以及那枚近卫局勋章一起埋入了龙门市区的墓地。

墓碑上刻着一行字:谨以此纪念龙门的英雄,近卫局高级警司——陈。

雨停了,一道彩虹挂在天边。在人们都在欣赏彩虹的美的时候,又有谁能记住那个为了感染者尽职尽责的警司呢。

单纯写着好玩











本文为我原创

标签: 短篇小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