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羡忘)夷陵老祖俏仙君——63

全程互宠温馨,强强虐渣。


霸道白切黑老祖魏无羡X高冷纯情含光君蓝忘机


魏无羡标签:暴虐,强大,护犊子,宠蓝湛


蓝忘机标签:高冷,强大,护犊子,护魏婴


CP:澄曦,轩离,凌追,薛晓


第六十三章  我摸不到啊~


魏无羡养伤已有一月有余,他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便与蓝忘机提及了去蓝家提亲的事。“阿湛我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去云深不知处提亲了。”


魏无羡趴在书桌上为蓝忘机研磨,嘴角忍不住上扬。“阿湛~”见蓝忘机低着头提笔写字没回答自己,魏无羡便又喊了一声,他怎么感觉阿湛不是很想他去提亲啊?


心头不禁有一丝的失落,研磨的动作都不自觉停了下来,蓝忘机察觉到了这一点,放下笔看向魏无羡拉过他的手,“魏婴,我没有不想你去提亲,这一点你信我。”


魏无羡连连点头,“恩,我信阿湛~呵,刚刚就是我自己胡说乱想的,我错了~”魏无羡搭着蓝忘机的手傻笑了一会,也不知道在乐什么,蓝忘机则是盯着他看,等他笑容制住后,才开口,“我们···回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和蓝忘机刚云深不知处就被蓝氏子弟拦住了,“二哥哥,先生说请您过去一趟。”魏无羡仔细看了眼这名蓝氏子弟见他脸色苍白,举着的手还在发抖,有些迷茫。


这自己的身份应该是不可能被蓝氏子弟认出来啊,怎么这人见到自己这么害怕,莫不是蓝启仁跟他们说了我的身份,可也不对啊,就算是知道了可我也没见过几个蓝氏子弟啊,他是怎么认出我的?不会是蓝启仁竟还画了画像,给全体蓝氏子弟传阅,不会吧?这么狠!


魏无羡这么一想当即就是一个皱眉,“魏婴,我去去就回,你到静室等我,好吗?”魏无羡听着蓝忘机低声靠在他耳边的内容,怎么感觉阿湛这是在诱/惑我啊!不行不行,魏无羡你在想什么呢!阿湛怎么可能会如此,快把你脑子里那种想法丢弃掉!


魏无羡这么一想,现如今看着蓝忘机就觉得心虚,轻咳了一声,“咳,好阿···含光君”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拿着避尘离开的背影久久不肯离开,知道身旁那位来凭明的蓝氏子弟提醒了,他才回过神跟着他走去静室。


不对啊,刚刚那个方向不是走去雅室啊!不对!“等等!”魏无羡上前拉住了那名弟子的衣服带子,即刻又放了手,退了两步,“我是含光君的知己,不知道可否告知我,含光君刚刚是去哪里?据我所知,那个方向好像不是去往雅室啊?”


那弟子当场就是身子一抖,很是害怕,意识到了这点的魏无羡更觉得不对了,他当即拨出剑鞘,指向那弟子,冷声喝道,“到底是去哪里的!我对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那弟子颤颤巍巍,“是···是戒律堂”魏无羡一听这名字就知道不是好地方,戒律戒律,不就是蓝氏家规嘛!魏无羡回想着蓝忘机离开时那眼神,握着随便的手一紧。蓝湛,你骗我!


“忘机你可知错!百家围攻伏魔殿,你竟帮着魏无羡这个魔头,还因此为了他跟俞氏那位小公子动起手来,你可知道此为助纣为虐,有违正道所要维持的,锄奸扶弱。”


“忘机知错,可不悔。请叔父责罚!”蓝忘机这倔强的语气根本丝毫没有悔意,蓝启仁气得在心里直骂魏无羡,他觉得蓝忘机的做法与现如今毫无悔意的话全是因为中了魏无羡这个魔头的邪术导致的。可他要是知道,魏无羡根本就没对蓝忘机施加什么邪术,全是因为他两情投意合才如此,那后果怕是不知是如何的?


蓝启仁对蓝忘机平日里是苛责了些,可到底也是他的侄儿,他岂有不爱、不护之意,只是这蓝氏家规写着清清楚楚,若是他现在就这样放过了忘机,那传出去岂不是要说对他蓝氏说三道四,评头论足了。


现在仙门百家送来的告诫信还在雅室中,他与蓝家几位长老以及曦臣本是打算商议着要是忘机知错了,便也轻罚了事,可不想忘机竟说他知错不悔,这···都怪那魔头!


站在他身旁的蓝曦臣与三长老皆是给跪在地上的蓝忘机使眼色,他也不是没看见,只是想着忘机能想通一两,可见忘机的脸色···“忘机!叔父再问你一遍,这是你可有悔!要是你悔了那就是魏无羡他蛊惑了你,让你迷失了心志叔父知道你严于律己不会做出如此错事来的。”


蓝忘机在听到蓝启人说自己被魏无羡蛊惑时就已抬起了头,他不知道自家叔父是听何人说的,但若是叔父是魏婴的不是那他自是不愿的。“叔父我不悔,他未曾蛊惑了,一切都是我自愿的。”


蓝启仁气得指着他,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也在这是魏无羡赶来了,“蓝启仁!你想干什么!”魏无羡急匆匆跑到蓝忘机身边,瞪了站在前面的三人一眼,随后半弯着腰身上要拉蓝忘机。


“魏婴,此事你不要管,这事是我的错,是该认罚的!”魏无羡一听蓝忘机的话,心里就直冒火,果然···果然是故意支开他的,果然是一开始什么都知道,就是揣在心里不告诉他。蓝湛,你是闷葫芦吗!


魏无羡气得手都在抖,可到底不忍心冲着蓝湛发火,只能看向蓝曦臣冷笑了一声,“蓝宗主不知道此事可否给在下一个解释!”蓝曦臣自知有愧,向魏无羡行了个礼,“忘机他在此次大战中,护着魏无羡导致二十八位族中长老身受重伤”


魏无羡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呵,是他们实力不济才受的重伤,你们把这个加注在蓝湛身上,不觉得有违正道时常挂在嘴边说的话吗!不觉得很荒唐吗!”


三个人很有默契得皆是闭上了嘴,还是一旁的蓝忘机拉住他的手安抚他,“魏婴,错在我”魏无羡心疼得咬了咬牙,半跪在蓝忘机身旁。蓝忘机看着他眼角布满的血丝还有含着泪的眼睛,抬起手温柔地擦拭他的眼角,“魏婴,乖一点,不要哭。”


魏无羡刚听蓝忘机的那一声‘魏婴’眼睛里的泪水就忍不住得往下掉,他抱住蓝忘机,哽咽,“蓝湛为什么你总是喜欢一个人承受啊!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我有多心疼啊!”


魏无羡手紧抓着蓝忘机的衣服,眼神微闪。“魏婴!这是戒律堂休要在此放肆,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给我放开忘机!”感觉到蓝忘机在拍他的后背,魏无羡一咬唇,走向了旁边,离蓝忘机有些远。


蓝启仁有些诧异魏无羡竟不闹了,蓝曦臣看着魏无羡的眼神很复杂,莫不是他看错了,三长老还在刚刚的情景中无法回过神来,他刚刚是看错了吗!忘机怎么会···


“戒鞭,二十八鞭,打!”蓝忘机知道戒鞭的含义,一鞭便是给罪大恶极之人罚的,也象征着它的‘威力’有多大。蓝忘机本是做好了忍着的准备,可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聪慧如他,蓝忘机转头看向了魏无羡,看他手握成拳表情忍耐的模样,急了。“停,停下来!”站在上面的三人瞧着此情景,怎么会看不出来是怎么回事,只是他们都没喊停。


毕竟他们都有私心。


蓝忘机急得想要站起来,这才发觉他根本就起不来,魏婴对他动用了符咒。“蓝湛,不可以哦!这符咒是相生相克的,你要是乱动的话,难过的可是我呢~”魏无羡这话当然是假的,他怎么舍得对蓝湛使用伤害他的符咒,再这么样也是将伤害施加在他身上才行。


这招很是管用,蓝忘机真的跪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魏无羡无力一笑,伸手想要摸一下蓝忘机,可想想自己为了让蓝忘机打消念头,站得有些远了,摸不到啊~魏无羡后背疼得早已发麻了,疼得他不得不趴在地上,手死死趁着,眼睛看着蓝忘机的后背,“阿湛~阿湛~”


魏无羡喃喃自语的话蓝忘机当然是听得到,他紧握得双手早已被他掐出血来了,“魏婴,我在,我在的”二十八鞭,刚结束那符咒就自动失效了,蓝忘机膝盖跪得有些麻,起来之际有些踉跄这他早已顾不得,没有什么雅正了,蓝忘机两步并三步得跑到魏无羡身边,瞧着他衣裳浸湿,额头冒细汗,苍白着脸,一时间竟不知该将手放在哪里了。


魏无羡也在蓝忘机走过来时,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为的就是自己看上去不会这么狼狈,可看蓝湛的眼神自己大概现在真的很是狼狈吧,但他没事不就好了。


他撑着后背的疼痛,走上前微微一笑,手轻点蓝忘机鼻尖,宠溺的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力,“阿湛~我现在很狼狈,不要抱我了~会弄脏你衣服的~”可到底不如愿,眼晴一黑,天旋地转。


唉,说好的不再受伤了又说话不算数,看来阿湛又有生我气了。




本文为我原创

标签: 原创连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